7月 01, 2013

看片小記: 聽說桐島退社了 (桐島、部活やめるってよ, 2012)

故事相當平淡的《聽說桐島退社了》講的是圍繞著八、九個高中生在五天之內因為明星排球校隊球員桐島退社而引發的大小波瀾。電影本是看似平淡,本片從故事到電影形式卻暗濤洶湧且有不少機關。單單是電影前半個小時,分別從三四個不同觀點,來演繹同一段時空當中的事件並且介紹各個角色,就展現電影精準的場面調度、攝影、以及敘事等層次上的企圖心。藉始終未現身的人物桐島來映射這八、九個高中生關係網絡的,是整間學校、乃至於整個日本高中階層界線分明的校園生態與權力關係;光環加身的美女團與校隊學長、退守到陰暗角落的準御宅族、迂腐自私的老師等等,將日本高中校園打造成十足十的青春殘酷物語。

不過,殘酷的並不只發生在那幫所謂被提前打入「人生失敗組」的電影社成員身上。本片使人逼視的殘酷青春,在於幾乎所有的主要角色,從眾人擁戴的宏樹、梨紗到電影社長前田涼也與頂替桐島的排球隊板凳小泉風助,到故事結尾都各自經歷了一場幻滅、或失落。如果真如口香糖廣告所說,幻滅是成長的開始,那麼《聽說桐島退社了》作為一部校園電影,無非是以某種相當寫實的方式呈現這群少年男女的成長儀式。不論失去的是一個夢想、一種純真、還是面對自己的膚淺空洞,體認到人生的殘酷,或承認人生原本是殘酷的,往往是高中生畢業前不約而同經歷的成年禮。

改變自同名小說的《聽說桐島退社了》,原著已得文學獎項的肯定,電影也大放光芒,在去年的日本電影金像獎(日本奧斯卡)奪下最佳電影、導演等獎,擊敗溫情訴求的《往復書簡》等片,能量飽滿與內爆程度或略遜去年大獎得主《第八日的蟬》,但冷冽深刻處同樣引人入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