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3, 2013

看片小記: 漢內克的導演秘密 (Michael H. – Profession: Director, 2013)

這部原來似乎是電視電影格局的紀錄片,圍繞著奧地利導演漢內克幾部關鍵作品如白色緞帶等為軸心,從此輻散開來,細探這位當代重量級導演的創作觀。

雖說中文版電影海報上聳動的「揭露麥可漢內克25年驚天秘密」未免言過其實,但《漢內克的導演秘密確實讓我看到一些頗感驚訝的漢內克其人其事。漢內克是個控制狂這件事我毫不意外;但譬如說他本人幽默而善言,就讓我非常驚訝。同樣耐人尋味的是他的某種狡黠。片中有一段訪談問到漢內克對白色緞帶》的法西斯描述是否與少年經歷有關;提問方休,漢內克立即對導演(或提問人)抗議,說這樣問問題是不對的,因為它已經假定這部片在探討法西斯,而如此嵌入導演對自己作品的詮釋有主導觀眾之嫌。提問人試著換問法又問了兩三次,漢內克依然不滿意,最後竟拒絕回答問題。

就這段有趣的對話來說,大可理解為漢內克的創作理念;漢內克堅持將作品詮釋的權力統統留給觀眾,是對於觀眾的一種尊重(或補償),似乎沒有甚麼好奇怪的。箇中耐人尋味處,要從他的另外一段訪談來做對比。在這段關於他較早年的爭議、駭人之作《大快人心》的訪談,漢內克可是相當投入地闡述他透過自己作品來讓觀眾逼視消費暴力的問題;妙了,這時候的他就不覺得主動詮釋自己的作品有何不妥。漢內克為何選擇性地迴避解說自己的某些作品、而願意闡述其他作品,我們可能只能猜測、無法確知;無論如何,這是我覺得他有些狡黠的地方。

不過,漢內克一直以來是非常關注暴力課題的導演,而他對於暴力的思索自有獨到而深入的觀察。他在《大快人心》中以那種赤裸裸的、殘酷而絕望的方式呈現暴力,就是要藉此讓我們反省觀賞暴力這件事。我們進入戲院觀賞暴力,會希望施暴者、或所謂的反派得到制裁,正義得到伸張;這種願望其實往往來自戲院外的世界裡正義得不到伸張、反派未受制裁。於是,我們期待銀幕上的反派得到制裁、並在反派受到所謂正義之士懲罰時,還感受心裡的某種滿足、甚至歡呼;這時,我們便是在消費暴力,透過反派的制裁來合理化我們所讚許的暴力行為(以上是我對漢內克說法的延伸詮釋)。漢內克相信,電影觀眾需要深刻反省影像暴力的消費,而《大快人心》就是他對觀眾提出的挑戰,也是挑釁。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漢內克的導演秘密》至今僅在奧、英、匈等寥寥數國放映國,寶島竟有幸早於美法等電影大國,先在院線看到本片,國內發行商海鵬影業該給他鼓鼓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