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2, 2013

看片小記: 闇黑無界:星際爭霸戰 (Star Trek Into Darkness, 2013)

在美國小螢幕闖出名號、轉戰大銀幕後屢創佳績的J.J. Abrams繼三年前的《星際爭霸戰》(Star Trek, 2009)之後推出規模更龐大的續集《闇黑無界》。本片延續前作的母題,讓橫衝直撞、無視成規但深具領袖魅力的寇克艦長,與冷靜理性、機智但規範至上的史巴克,兩人間的對立、抗衡、到互相扶持的過程,來貫穿整部電影。整個星艦迷航系列(Star Trek電視到電影)就是美國國族/帝國神話的縮影,寇克艦長/牛仔、史巴克/科技官僚的類比清晰可辨,至於企業號作為美國國族的象徵,更是以資本主義的火車頭來命名,坦然之姿已無需再論。

這個美帝神話有個親善的大前提,企業號航向太空的任務,主要是探索未知的疆域與文明;早在星艦迷航的電視影集之初,就清楚宣告「To explore strange new worlds, to seek out new life and new civilizations」。本片的熱鬧開場,主旨就在點明這個初衷,企業號/美國將觸角向外延伸,並沒有征服殖民的軍事野心,反而一開始就明訂不能與開化程度較原始的文明接觸。相較於其他好戰、富侵略性的帝國/族類,美國/星艦聯邦是友好善良的帝國。這是重新確立星艦迷航系列從一開始既有的樂觀、天真的傳統。(也因此可以理解《星際爭霸戰》這樣的片名翻譯多麼文不對題)

(以下有暴雷請斟酌服用)


有了這樣的認識,就比較能夠從這個思維框架來理解《闇黑無界》兩大反派的安排。可汗(Benedict Cumberbatch)從一開始的亦正亦邪到老史巴克口中最可怖冷血的惡人,而他之所以為惡,在於他因遭到背叛起而瘋狂復仇。可汗─且不追究這名號的東方想像─原是星艦聯邦的成員,是被封存三百年、基因改造人體實驗下的超級戰士,解凍後卻被同為聯邦成員的司令官馬可士(Peter Weller)所利用,以他另外七十餘名仍冰封著的戰士同袍為要脅,要他製造可征服銀河的先進武力。由此,可汗血染整個星艦聯邦的計畫有點像幫派復仇,對聯邦來說雖明顯是恐怖行動,卻也是對他的同袍討公道的義氣之舉。可汗面對寇克等聯邦成員時的凜然,一部份是他的自傲,另一方面也來自他那頗有正當性基礎的仗義。

相較之下,持高級將官頭銜的馬可士,以野心家之姿要藉可汗的知識與能力為他打造稱霸銀河的星艦武力,甚至不惜要坑殺整個企業號的聯邦同僚,以遂行自己的陰謀,堪稱真正的反派。不過,因為他很快便慘死在可汗的毒手下,他的惡難免減少許多討論空間。馬可士其人可鄙其行可誅,在於他的昭然野心可以無視於自己人白白犧牲,更在於它完全違背星艦聯邦的探索初衷與和平使命。就這一點來看,嗜血野心家馬可士比可汗還邪惡得多,就某個程度上對整個聯邦造成的(道德)傷害比可汗更嚴重、更深遠。

耐人尋味的是,或者不出意料的是,不論可汗或馬可士,兩人皆是星艦聯邦的成員,雙雙都成了威脅企業號乃至整個聯邦存亡的大敵。這種來自內部、自家生產的反派,為史巴克與派克艦長(Bruce Greenwood)這類奉行程序正義的科技官僚提供有力的道德正當性,也是寇克這等不理成規的牛仔的反面教材與當頭棒喝。也就是說,整部《闇黑無界》的論述與道德訓示,是建立在真正的威脅乃內敵、以及強大的國力更需要在外交上謙遜這兩大命題上。回到整個星艦迷航系列的美帝隱喻,本片論述的內省性格便無比清楚:(美國)帝國重申其勢力擴張的良善本意,帝國會變質為邪惡勢力,來自少數不良分子的野心,但本質上帝國仍是好的,而且已痛定思痛、深自反省了。

當然,這等披上羊皮的陳腔濫調不可能讓所有人買帳,也難有人天真相信,只因為企業號上都是善類,異族如克拉貢星人就會對星艦聯邦卸下心防。星艦迷航系列的樂觀與天真,或許只存在於企業號成員的心中,正如同美國向全世界、特別是第三世界國家輸出好萊塢娛樂、民主制度與自由價值等文化商品,也只有美國人自己會誠心相信那是真正美好而純良的善舉義行。早從五百年前的所謂大航海時代開始,探索與帝國擴張、交流與侵略、屯墾與殖民,也只是一念之差一線之隔罷了。

倒是今年夏天領頭的兩大科幻動作片,《鋼鐵人3》與《闇黑無界》,不約而同出現這種內敵說與下詔罪己的謙善帝國姿態,放在後九一一、後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的時空脈絡下,確實頗堪玩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