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03, 2013

看片小記: 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 (2012)

如果把蔡明亮定位成台灣導演(一般是如此定位他),那麼在我印象中,一直沒有東南亞華人出身的導演在台灣發跡,以這裡為主要創作基地。以《摩托車伕》(2008)等幾部短片在國內嶄露頭角的緬華導演趙德胤,堪稱箇中第一。半路出家轉行的趙德胤,從侯孝賢創辦的金馬電影學院第一屆畢業後繳出首部長片《歸來的人(2011),並以此在國際舞台正式登場,最直接的獲益便是國際資金的挹注。第二部長片的新作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2012),即是中泰台等地合資、加上荷蘭獎金贊助的作品。

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看似人物繁多,但故事其實並不複雜,反而極為簡單,透過片名所示的四個章節鋪陳兩男一女等三位緬華主人翁在泰國邊境城市掙扎求生的眾生相。這部電影為我們開啟一個馬華、港台三地、與美國華裔以外鮮為人知的華人世界。有別於馬華與美國華裔的文化混雜、非主流但自成天地的邊緣生態,泰緬邊境的緬華族群可謂邊緣之邊緣、底層之底層,甚至無法在自己出生的國度取得合法身分。那是個喜劇都難有一席之地的世界;他們對自己處境的唯一慰藉,是像〈窮人〉段落中的打工導遊讀雜誌上托爾斯泰的同名文章,而慶幸自己還不是最糟糕的。

本片質樸的影像與敘事很有當代寫實主義美學的神采,已無趙德胤短片時期中影像策略與技巧上追求多變的「玩」心,如《華新街記事》(2009)的通俗親切、或是《猜猜我是誰?》強烈的實驗風格。若不是電影到了後面來這麼一段倒敘,幾乎要是白描風格的電影了。第四段、也就是〈偷渡客〉一段倒敘的使用,除了用很短的空黑畫面銜接外,沒有任何文字說明或明顯的訊息,必須等我們細心體察、一一拾起各線索,才能慢慢拼湊起時間上的落差。就表現社會底層生存搏鬥的政治關懷來說,本片似能看到趙德胤的左派初衷;或是以素樸的影像美學來看,則彷彿有點早期蔡明亮的樣子,卻又不如他那般疏離。趙德胤有可能掀起第三波的台灣新電影嗎?



*有關這部片的創作過程與心得,可參考去年高雄電影節的這則座談,臺北市電影委員會網頁也有一則訪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