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23, 2013

看片小記: 遺落戰境 (Oblivion, 2013)

西元2077年,經過一場人類與「魍魎」族的大規模戰爭後,人類雖贏得戰爭,卻不得不放棄已成廢墟的地球,而大舉遷徙至土星的衛星泰坦。傑克哈柏和維卡是一組派駐在地球的人員,負責監管地面水資源的抽取並防範「魍魎」族的侵擾。前來執行地面任務之前,因為安全理由,傑克與維卡皆已消除記憶,惟傑克在午夜夢迴之際,會偶然想起一張熟悉卻遙遠的臉孔。有一天,他的例行任務,會徹底改變他的生命。


這部阿湯哥的新作在展示反烏托邦式的未來影像風格上,頗有《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2012)、《我是傳奇》(I Am Legend, 2007)的味道;若考慮到導演Joseph Kosinski前作、也是首部作的《光速戰記:創》(TRON: Legacy, 2010),或能令人發現這一切皆有跡可循。(有一說法是本片乃向1970年代的科幻片致敬;這麼說來,本片令人聯想到《人猿星球》系列應該是有跡可循)綜觀Kosinski這兩部帶有奇想氣息的科幻作品,確實那荒蕪的未來地景頗是主要視覺/空間脈絡。

但比反烏托邦式的未來更重要的是,他更關心「創造」出來的人是否有主體性與靈魂。《創》的一條重要故事線,便是人格化的電腦程式開始有自我意識、進而反叛主導一切的人類;這當中也包含另一型態的人格化電腦程式,在故事主人翁的引導與相互協助下生存下來、最後進而來得人類世界(這部分就是奇想了)。就這點來說,不論是反派或正派,主體性乃至於靈魂的存在,成為虛擬人類的人性驅力,使我們直接跳過虛擬世界中的人可否稱為「人」的論辯,而直接肯定其人的位格。

同樣的命題也成為伏在《遺落戰境》的一條線。只可惜,這命題揭曉得太晚,經營得也過少,以至於船過水無痕,最後讓位給電腦特效的視覺奇觀與爆破追逐,以及面對異族的人類生存爭奪戰等八股。尤其是幾場追逐打鬥場面,幾乎沒能稱職扮演娛樂與銜接劇情的雙重功能,使得已經超過兩小時門檻的片長更是略顯冗長,並且整合度欠佳。頭重腳輕的問題到了最後半小時真正暴露出來,等到巨大的懸念終於破解,為了加速收攏而侷促匆忙,使得尾聲的戰爭高潮犯了好萊塢慣有的輕忽草率等毛病。對於一部史詩格局、視野頗恢宏的作品來說,這是很可惜的事。

拍出水準整齊的《創》之後,Kosinski繳出這樣小有失誤的成績單,或許和他自己原創的發想故事以及出版風聲滿天飛的同名繪本有關。畢竟,將一組組定格畫面重新整合為動態影像並不是加法過程。又或者,動作場面是不得不然的商業考量,為了娛樂的要求而犧牲作品調性的統合?自從電腦特效的技術在過去十五年間有一次戲劇性的躍進後,要再有像《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1982)那樣詩意、有深度、也能兼顧娛樂效果的科幻片,幾乎已不可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