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6, 2013

看片小記: 阿嬤的夢中情人 (2013)

由蕭力修與中文相當好的北川豐晴聯合執導的《阿嬤的夢中情人》,以溫情與搞笑兼備的方式,處理國片中少見的題材:戒嚴時期的台語片。故事以六零年代台語片由巔峰轉向沒落的歷史片刻為時空背景,虛實交替地講正處於全盛期的台語片工業「台灣好萊塢」,主要由一男二女組合,編劇劉奇生、女神金月鳳、追星妹蔣美月搬演的笑淚交織愛情故事。

電影藉由片中片的〈七號間諜〉來串接兩層文本的兩組人物,包括虛有其表的偶像萬寶龍(王柏傑)、性感又謎樣的女神金月鳳(天心)、王牌編劇劉奇生(藍正龍)、以及誤打誤撞成為女主角的蔣美月(安心亞)。不論是從電影海報或電影故事來看,核心主人翁都是蔣美月,而坦白說安心亞的演出確實也相當放得開,該搞笑時不計形象,該落淚時情緒做足。平心而論,除了搏命演出的安心亞之外,其他演員從主要男角藍正龍到各線配角如龍劭華、天心、王柏傑、沈海蓉等,都算得稱職到位。而電影特意開發的時空錯置對白,以今日的口條套用在半世紀前的對話,確實也為本片增添些帶有惡搞色彩的觀影趣味。



對於老台片的影痴級博通來說,觀看本片的最大樂趣,莫過於援引、諧仿當年台語片的對白與橋段。從主要參考對象的1964年電影〈第七號女間諜〉照抄來超級砍劈(campy)的暗號與置入性行銷,當年想必演得極為認真,今日再看,只覺帶股溫暖懷舊的爆笑,令人絕倒(雖然我不是很確定,原封不動的照抄,究竟算是致敬還是懶惰)片尾附上的原始片段,更浮現一種彌足珍貴的紀錄片色彩。編導陣容能夠從所剩不多的兩百部膠捲中(據稱當年台語片的發行量有千餘部之譜),精煉出這幾部台味十足的007探員電影,變化成今日的台片阿嬤的夢中情人,可謂用心良苦,也是經典回收再利用,相當聰明。

但綜觀全片成績,仍是缺憾處處。故事從落落長(可能超過五分鐘)、完全沒有鋪陳作用的老年劉奇生(龍劭華)開場,便預告本片喜感有餘、密合度差的各喜劇橋段,無法有效貫穿整合全片故事。銀幕上的萬寶龍與銀幕下的劉奇生、銀幕上的金月鳳與銀幕下的蔣美月,彼此身分的對位、交替與僭越,本來可以有極精彩的表現,這樣的安排卻為了服務我們自始就幾乎能料到的愛情組合,反退居二線而成為背景。萬寶龍與蔣美月的省籍身分,也因為搞笑需要而徒具語言/腔調、特權政治的嘲諷作用,對於白色恐怖時期的語言與社會政治點到為止,非但不一針見血、且流於淺薄。本片甚且犯了喜劇片最容易出現的失誤,即因堆砌笑點而忽略劇情調性與人物性格的前後連貫,使得故事整體架構鬆散、難以有效統合。

不過,話說回來,故事中這組〈七號間諜〉拍攝團隊的設定,能讓我們讀出些許趣味:號稱台灣好萊塢的台語片工業,所見者實乃一支陽春無比且單打獨鬥、簡直與整個社會脫節的散兵;而他們的工作現場,幾乎只限於集行政經濟社會文化中心於一身的台北城內、更確切地說是北投溫泉區。這隊技術與設備皆極度欠缺的電影人,憑著有夢最美的天真、有錢且賺的世故、和對電影事業的宗教狂熱,撐起整個電影「手」工業。這樣的安排究竟是編導團隊的神來之筆、帶有嘲諷意味的反思,抑或只是單純反映半世紀前的台語片工業,頗為耐人尋味;但此設定倒是貼切生動地體現了過去三十年來台灣電影界無奈、拮据的殘酷現實,同時卻又高度自許、無限熱情、永遠充滿蓬勃的生命力。



(最後附贈民國53年出品的〈第七號女間諜〉片段,非常逗趣可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