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30, 2013

看片小記: 開心鬼上身 (헬로우 고스트, 2010)

獨居男子相滿因受不了孤單寂寞,打算吞安眠藥一了百了,無奈在賓館自殺都無法順利如願,被賓館老闆及時發現,送醫撿回小命。相滿在醫院獲救醒來後,開始接二連三看到鬼。有好色嗜酒的老伯、酗菸的胖大叔、胃口奇大的小鬼、還有哭個不停的女子。這四個陰魂纏著相滿,使用他的身體來滿足自己小小的心願或慾望,也答應只要完成一個心願就離開他。於是一心尋死的相滿被迫中止自殺心願,反配合這四個鬼來幫他們完成願望。

韓國新人導演金英卓的首部作《開心鬼上身》以亞洲觀眾熟悉的冷調輕喜劇為基底,打造出這部內斂而溫暖、平淡而幽默、最後轉而催淚的…鬼片。作為一部不再恐怖類型下的鬼片,本片氣質獨特之處在於它也不瘋狂搞笑或奇情靈異,而比較接近是枝裕和多年前同樣溫暖人味的《下一站天國》(1999)。《開心鬼上身》前面九十分鐘幾無明顯的劇情起伏,也沒有太多懸念,就是平鋪直敘那位想死卻死不了的男人替纏上身的陰魂們實現一個個的願望的過程,穿插醫院護士以及她不得不面對的病患父親,與孤單一人的相滿彼此對照。電影一直要鋪陳到最後十分鐘,才終於拋了個飆淚梗,帶來本片最大轉折也是唯一高潮。

這部教人會心一笑又暖到骨子裡的作品,當然不可能讓我們等足九十分鐘,就靠最後一顆催淚彈來擺平觀眾。在那不起波瀾的九十分鐘裡,看著相滿的無奈與抱怨、以及眾鬼們平凡不過的願望,只覺逗趣可愛。單單是看各演員恰到好處的表演就是個享受,而外型既不俊俏也不性格的車太鉉演起相滿看似平平無奇,但細看相滿在各鬼上身後神情與肢體動作的轉變,應能看出其中毫不含糊的表演功力。對我來說,《開心鬼上身》很能掌握這種細膩,不論是表演、故事推動、人物性格、乃至於最後飆出高潮的瞬間,同時在創作與觀影兩個環節仰賴細膩體察的敏感度,來玩味那種細膩處的趣味與美好。

(最後噴出飆淚高潮的瞬間,只靠這個表情、還有一句對白)

當然,全片故事的合理性,從護士與病人父親之間想逃離卻又緊緊繫著的情結,到相滿與四鬼間最後無法割捨乃至彼此相依的情感,都牢牢樹立在熟悉不過的家庭倫理上:家庭與家人,畢竟是我們無法逃脫、也往往得以仰賴依靠者;在家人(不厭其煩)的呵護與扶持下,個人做為人的意義方能圓滿完整。這無疑是《開心鬼上身》呼之欲出的道德價值,它也以一種柔軟溫情的姿態呼應以儒家倫理為核心的文化底蘊,即任何關於個體性的追求或是孤獨感的存在焦慮,都能夠、也應該回到家庭之中,才會得到體諒、慰藉、與和解。能夠將這樣不入時的訓示包裝得如此好嚼下胃,確實聰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