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6, 2013

跨國警探:終極救援

終極警探:跨國救援 (A Good Day to Die Hard, 2013)

麻煩總是無端惹上麻煩的麥克連,小孩都開始自力更生了,他也從終極警探進入屆退警探的境界,依然擺脫不了帶賽天賦。這一次,麥克連為了找尋失聯多年的兒子,跨海飛到莫斯科,卻陰錯陽差闖進了一場俄羅斯自家人的權力鬥爭。跩了,麻煩竟也跟著終極警探的屁股,繞過半個地球找上門。

為動作片類型開創平民英雄典範的終極警探系列,續命至今五回,從洛杉磯市中心大樓、紐約機場、曼哈頓、華府、到這次跨國演出的莫斯科,每每超越必然前作的,是爆破與追趕跑跳碰的規模。《終極警探:跨國救援》可謂本格派的動作類型片,全片由槍戰、火焰與爆破出演,從法院爆破、公路追逐、大樓槍戰、到車諾堡大混戰,環環接續,堆砌出彈殼廢車與墜落直升機的視覺奇觀。麥克連充其量是第一配角,其他人物更等而下之,不過是跑跑龍套的角色。也因此,俄羅斯那幫人,誰與誰鬥爭、誰背叛誰、誰又終於勝出,一點都不重要,也就不必記得。


我這麼說並非批判終極警探:跨國救援的無腦,而實是恭維。作為一部標準好萊塢娛樂片,本片符合典型的逃避主義訴求,即故事簡單直接的感官刺激。而一部劇情簡明易懂的電影,還能拍得至少不讓人如坐針氈,已經是及格了。的確,《終極警探:跨國救援》太過缺乏曲折,故事毫無懸疑或引人入勝之處,以致劇本也顯得直白乏味。對白寫得懶惰是一大致命傷:氾濫成災的“Jesus!”“C’mon!”等口頭禪,完全暴露編劇的懶惰,根本不想在台詞上稍加琢磨,潤飾已簡單得有些蒼白的故事。

不過最可惜的,大概是父子重逢後兩種身分的彼此對比競爭,未能在故事中好好利用。老麥克連這位都市警探帶有橫衝直撞的牛仔色彩,大剌剌的行事風格與講求警探直覺的職業慣性,在面對街頭遭遇戰時相當管用。而小麥克連的情報員身分,則講求內斂、計謀、諜報、布局等較為靜態隱性的操作與思維模式。這兩種行為與思維,在電影第一場動作戲的法院爆破追逐中看得很清楚。無奈本片對深究街頭游擊思維與諜報布局戰略的辯證並不感興趣;更糟的是,小麥克連從頭到尾的表現,絲毫沒有諜報員應有的機警、謹慎、謀略、冷靜,跟老爸一樣橫衝直撞、槍上膛就扣板機。就連格鬥派()情報員包恩都表現得比他更像CIA探員。

如此終極警探,堪稱全系列中最單純追求追逐與爆破、最不計較劇情的作品。這樣的續集除了海撈一筆之外,很難再有甚麼貢獻。老布若真淪落到只能一再扮演麥克連,作一些無關痛癢的拳打腳踢,再塗些道具血在身上,那麼本片片名或許該這麼看:不是終極警探出了個跨國救援的任務,而是這位四處跨越國界的警探需要你我買票進場的觀眾,給他來個人道救援的終極任務。

果然是A Good Day to Die Hard。

2 則留言:

L.Mishima 提到...

寫得好!

轟ㄟ專用 提到...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