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1, 2013

看片小記: 十二生肖 (2012)

JC(成龍)領著一群各有所長的高手,專門受買家委託、到處偷竊奇珍異寶,越是難偷越是高價,藝高人膽大的他們越是見獵心喜。這次鎖定的目標是中國於英法聯軍入侵北京圓明園時被盜劫的十二生肖銅首。

「成龍自導自演」這塊金字招牌,在成龍赴好萊塢發展前,一度是港台賀歲時節的票房保證。即使不是專業影評人,都能輕易辨識出成龍動作喜劇的可親之處:簡單的善惡對抗、高度政治正確的道德訓示,情節緊湊熱鬧、夾雜不少笑料、令人目眩的武打動作,以及片尾總是會有的NG畫面。自《我是誰》(1998)後便不再嘗試自導自演的成龍,時隔整整十五年再執導演筒,《十二生肖》有一貫的思維模式與花招,並且承襲《龍兄虎弟》(1986)、《飛鷹計畫》(1991)以來既有的盜寶歷險故事與諸多高科技玩具撐起來的盜寶架式。

這個年頭成龍還以二十年前的那套拍電影,不是膽識過人就是無視於電影產業的流變。縱使有許多令老粉絲懷念的小動作,像是送口香糖入嘴的小特技之類的,但許多梗一成不變且老到掉漆實在讓人臉上三條線。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小丑般的聯合國海盜,如此粗糙、卡通、又充滿刻板印象的人物安排,已經不是難笑二字可以形容:成龍當真相信這種愚蠢至極的人物形象,如今還有人會看得下去嗎?

《十二生肖》若有引人入勝、值得多看一眼之處,便是「大義凜然」地揭露藝品拍賣市場檯面下盜竊、造假並哄抬價格的黑暗面。電影的後半段進入地下化的藝術品「加工廠」的片段,確實頗能告誡世人一切都是幻覺。雖然走入後現代,我們已在歐美各地的唐人街中國城商店中,見過太多廉價的假古董假珠寶,也不意外在高價的藝品交易市場上偶而看到些魚目混珠的假貨;但是,一口氣將頂級骨董藝術品的產業化造假流程放上檯面,總還是有那麼點震撼。這個片段對於這個流程有如影片教學地搬演,在近兩個小時的篇幅裡多少是個小小貢獻。

對我來說,本片最耐人尋味之處,可能也是成龍無心插柳的妙著,則出現在法國女伯爵凱薩琳身上。與JC一行人、包括鑑定古物的CoCo(姚星彤)邂逅之後,凱薩琳就被一群華人所包圍,時不時在她身邊七嘴八舌以普通話交談,而不諳中文的凱薩琳每每要向他們、特別是CoCo抗議:"Speak English!!"凱薩琳的抗議,很可以看做是這幾年來華語文隨著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而橫掃全球的一種西方焦慮。你很可以在中國觀光客大舉湧進倫敦或巴黎精品店咖啡館消費的新聞中,讀到這種歐美人士面對這波波黃種人浪的焦慮不安。這裡也是同樣的道理:習於當世界主人的西方人,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正在快速失去語言優勢,而新興的全球性的支配語言,是他所完全不熟悉的東方語言。當一個法國人被逼得跳腳、要求以英文溝通,還有甚麼比這個更令她不得不低頭的呢?到了片尾,凱薩琳也學著繞了兩句中文,正如同當年前進好萊塢講英文的成龍,無非是學會與時代妥協、不得不然。



*但本片終究是被觀眾遺棄了,從大台北票房開埠至今一個月來難以突破千萬,便看得出成龍就算請出林鳳嬌,也救不回這部片的薄弱空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