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07, 2013

看片小記: 花漾 (2012)

(我對花樣的官版海報不敢恭維,官版臉書中有這麼張圖,且借來用便了)
在我印象中,周美玲自《豔光四射歌舞團》(2004)以來一直是個頗有意思的導演。以連續三部同志電影順勢出櫃、善於營造色彩鮮豔且耽美的影像、並充分結合華麗視覺與富台味的通俗音樂、將這些視聽元素組合成商業氣息濃厚的人文電影,這些特色放在一起,成了周美玲的個人風格。

然周美玲電影有個致命傷,在於主題發想雖引人入勝,卻往往因故事內容薄弱而難以支撐一整部電影。有個極為精彩的發想點與漂亮故事架構的《花漾》,很不幸地又掉入這個模式。明朝海禁的時空背景,孤懸大陸外海的小島,天高皇帝遠而自成一邦的小島,海賊、歌妓相互扶持慰藉,而考驗人性情愛的不是財富權勢、卻是惡疾。

這樣的設定並不特別,但要發展成動人的故事應不困難,甚至可以套用類型公式,拍成好消化的愛情或動作片。「花漾」意謂島上的妓院花漾樓,也是指涉兩位故事主人翁身上痲瘋病癥的符碼;痲瘋病發伊始,女人會因雙頰殷紅而益顯嬌美,也因艷麗與死亡集於一身而使「花漾」加倍諷刺。而諷刺的,是生命也是愛情。海賊與文人為白小雪(陳妍希)、白小霜(陳意涵)癡迷,究竟是因為殷紅的雙頰、曼妙舞姿與醉人歌聲、抑或兩者皆是?

這樣有趣的故事,無奈《花漾》仍是拍差了。絕大部分的角色都沒有血肉,導致人物關係不扎實、故事也空蕩薄弱。配角也就罷了,文秀(鄭元暢)與刀疤(言承旭)這兩個理應很有份量的男性人物,竟然可有可無,除了擺幾個呆板無比的表情與動作,再也沒有推動故事的作用。另外兩個重要男性人物海爺(任達華)與李二少(茅子俊)一開場頗引人興致,卻也隨著故事進展而莫名其妙,導致性格模糊、收場不清不楚。只能說若寫不出夠有血肉的角色,又何苦一字排開諸多龐雜人等,分散故事的戲劇張力?



*固定收看的「癮」部落格對這部片提出很好的觀察,有興趣者由此去
**《花漾》電影官方臉書網頁由此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