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5, 2012

看片小記: 空降危機 (Skyfall, 2012)

近年來,每每007系列又推出新作時,媒體總會強調這是最長壽的系列電影,然後細數過去007電影的經典劇情、高科技精密武器、007女郎。今年007堂堂邁入第五十周年,米高梅製片廠再怎麼周轉困難、人事問題再怎麼喬不定,都要想方設法把龐德續集生出來;畢竟,這事關數十億美元商機以及成千上萬死忠龐德迷的引頸盼望啊。

一個人活到五十歲,難免遇上中年危機;英武勇猛的MI6探員如詹姆斯龐德,再怎麼矯健精壯,都會面臨身體衰老的現實問題。無巧不巧,近年來各式英雄主義電影紛紛走人性化路線,七零、八零年代光鮮奪目不掉漆的英雄形象早褪流行,英雄的脆弱、衰老、挫敗、並且從中自我超越,才是時下盛行的有血肉英雄。007系列順水推舟,打從Daniel Craig自《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e, 2006)接手新一代龐德以來,便多著眼於007的陰暗面:相較於前輩們,Daniel Craig比之前幾代的007都要來得冷峻、沉默、疏離,更會因離開工作崗位日久而體力不濟、身手生疏。看著史上最肌肉男的龐德竟然無法在體能測驗中過關,實在讓人心酸,但或許也因為如此,他後來仍能勉力通過各種考驗,總是重新打造了007神話。

在007走過半世紀,到了今天的轉折點,也終於讓存活兩代007的M探員演員Judi Dench功成身退。打從《黃金眼》(GoldenEye, 1995)就成功演活M探員的Judi Dench,賦予這角色一個立體、外冷內熱、堅毅睿智、謹慎內斂的複雜女性形象。她讓慣例中陽剛與陰柔、強悍與柔弱、權威與順從的兩性語彙區隔起了皺褶、曖昧,同時使得這角色生動有魅力,引人入勝。可惜的是本系列賜她一死,從此結束Judi Dench在此系列近二十年來的精采演出。加倍可惜的是,頂替的新一代M探員,無意外的是此集新加入的Ralph Fiennes。自此007電影是否再度回到半世紀前硬梆梆無趣味的父權符號/語言系統呢,想著實在難免忐忑。

是的,007電影中一向為女性主義者所詬病的物化女性慣例,跳過相當收斂的《皇家夜總會》(有人注意到這一集裡007沒有睡過任何一個女人嗎?),到了此片又與「傳統」接上軌。片中所有不滿35歲的女性角色都是標準案例:電影開場時與龐德一同出勤的女探員伊芙(Naomie Harris),送情報送到澳門,第一件事是與龐德上演刮鬍子調情戲碼。如果說伊芙至少還是個有執勤能力的探員,那麼自她以降等而下之。病態復仇天使前探員西法(Javier Bardem)的禁臠賽菲茵(Bérénice Marlohe)除了開場戲還有模有樣,接下來就是洗澡洗到一半、讓只見過一面的龐德登堂入室鴛鴦浴,接著就成了西法的槍靶;更糟的是在龐德沉潛養傷時收留他的年輕女子,連個名字、一句對白都沒有。

除了為龐德解除性焦慮、並為(男性)觀眾提供視覺享樂而存在的幾位女性角色之外,片中還有些點綴性質、毫無敘事必要性的設計,例如上海部分的橋段(就某個程度來說澳門橋段也是)。從那乏善可陳的故事設計來看,我幾乎可以確定,龐德飛了半個地球來到上海澳門,純粹是票房考量,功能性地取悅亞洲、特別是中國觀眾。尤其怪異的是,澳門橋段充滿東方主義式的幻想,不知澳門觀眾看了有何感想,這種把賭場搞得妖氣十足、直如百年前美國唐人街裡菸館娼寮的設計,又如何能取悅中國觀眾?編劇何以不多下點功夫,讓龐德多點遠道來上海澳門出任務的理由,而要讓這段落演得如此空洞,當真讓我百思不解。


Skyfall無關空降也非危機,它乃是位於蘇格蘭的莊園,龐德的出生地(有時不得不佩服國內片商翻譯片名時自行拼湊的創造力...)。本片將最後一場高潮戲設在這個地點,上演正邪兩方大亂鬥大爆破、還有M探員不幸身亡的大悲劇,相當有其象徵意義。在我所看過的幾部007電影中,龐德的過去從來不曾提及;這在當今流行起源故事的好萊塢潮流中(尤其是超級英雄類型),007堅守自己的傳統實屬罕見。誠然,一個五十年來不曾老朽衰敗的角色本身就違反物理時間定律,他是否符應歷史進展原本也不重要。但是本片從片名、007歸建的診斷過程中埋下伏筆、到最後來到空降莊園而真相大白,終於給了我們龐德其人的歷史(雖然這歷史依舊含糊不清)。

而回到這莊園是為了甚麼?從大亂鬥、槍戰、爆破、到最後整幢古廈在熊熊大火中炸毀,我們終於明白,《空降危機》交代龐德的歷史,用意只是為了能讓他揮別這段過去,再度回到無歷史的狀態。從此英雄再度沒有過去,可能也不會有未來。他是永遠的神話,能永保年輕俊美、矯健強壯,永不休止地為MI6賣命、為米高梅搖錢、為所有觀眾提供推陳出新的想像與娛樂。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Good!!

轟ㄟ專用 提到...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