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5, 2012

看片小記: 消失的子彈 (2012)

《消失的子彈》香港版海報
約略是北伐正起的民國初年,一個叫天城縣的地方,某兵工廠因為一批子彈被竊而逼死了一條人命。當晚,兵工廠出現了個詛咒,說是消失的子彈來取走人命。脾性怪異的新到任警政官松東路(劉青雲)與當地的神槍手熱血警探郭追(謝霆鋒)開始聯手調查這沒有子彈的連續殺人案件。

一位性情古怪、行徑獨特的偵探,因為追根究柢的正義感與堅信科學的辦案精神,緊追著一個離奇神怪的案件不放:這樣的人物設定與故事骨幹,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去年陳可辛的特異之作《武俠》。《消失的子彈》的企圖心雖非跨越類型界線、如陳可辛般搞出氣質特異的科學武俠,但是以消失的凶器、密室殺人、死者的奪命詛咒等典型推理元素置入到民初官差辦案的戲碼,的確也是把玩類型的手筆。我們從上述的幾個敘事元素與公式可以大膽推敲,編導羅志良的野心乃是在華語電影產業打造一部關照各種推理公式、夠「標準」的偵探故事。

或許較細心的觀眾也注意到,本片的服裝設計、美術設計看似無甚特出,實則將西裝、時裝的使用高度風格化到脫離1920年代的中國歷史時空,進入到我們比較熟悉的二十世紀初歐美偵探小說的視覺化經驗。本片玩得兇、風格混雜之處,尤其可以從倒敘官夫人精心安排謀殺親夫的段落所使用的諧擬黑白默片喜劇手法、還有特別是兵工廠廠長(廖啟智)極度誇張砍劈(campy)、幾近卡通化的表演、在解剖室玩浪漫愛情橋段的諷刺手法等處,看出羅志良的野心。

以上特點,在在都表現出本片在華語電影產業中開拓偵探推理類型的壯志。可惜的是,不知是故事有欠周全還是劇本技巧稍差,在層層推理機關算盡後,竟然出現對白有時突兀、不知所云,以及強行置入郭追與小雲雀(楊冪)毫無說服力的情慾橋段。原該是精彩緊湊、類型趣味極佳的商業片,一路看來竟覺冗長,藉由松東路之口拋出的「為什麼好人會做壞事」這等深沉政治與哲學意涵的提問,到最後也以莫名其妙的爆點收場。觀畢離場,我忍不住要想,本片得以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不知是要鼓勵華語類型商業片的創作,還是單純放個陪榜額度?

而我悵惘多過困惑之餘,對長期與爾冬陞合作(包括本片)、導過《異度空間》(2002)等佳作的羅志良,在他本片明顯轉向討好中國市場、卻操作得略嫌粗糙之舉,多少是帶點失望了。



*本片在台上映首周周末票房,大台北地區只得三十餘萬,對比於上映月餘的《不老騎士》周末票房還能強攻近百萬,或許多少說明了《消失的子彈》討不到便宜的一些梗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