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7, 2012

看片小記: 瘋狗綁票令 (Seven Psycopaths, 2012)

美國人愛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美國人愛狗,可以造就一整個狗食狗美容等產業;有人成為狗的心理師還做電視節目;一年一度的狗選美是小有規模的盛事,還拍成叫好叫座的諷刺電影;幾個月前著名狗食品牌吃出「狗」命,還上了全國電視新聞的頭條。一整個社會可以愛狗成癖成狂到如此程度,在金錢俯拾皆是的好萊塢偷狗以騙取賞金,自然是順應這種帶有龐大利益產業而生的周邊地下經濟活動。

《瘋狗綁票令》以荒唐可笑的擄狗詐欺開場,十足是對於美國社會普遍對狗偏執的戀物癖以及發展驚人的相關產業的諷刺。不過擄狗詐欺在本片只是個引子,用來帶出本片原文片名所指有關七個瘋子的故事。「七個瘋子」是橫跨電影文本內外、自我指涉的作品;愛爾蘭來的編劇馬丁(Colin Farrell)想寫一個關於七個喪心病狂的傢伙的故事,於是他開始蒐集故事、從身邊的人尋找靈感,有的是就發生在朋友身上的故事,有的是從朋友那聽來的故事,有的是從報紙上讀來的故事。有的故事是真的,有的半真半假,有的憑空想出來。寫劇本的過程中,還因擄狗詐欺的朋友比利(Sam Rockwell)、漢斯(Christopher Walken)一幫人惹上了黑道大哥而惹來殺身之禍,必須邊跑路邊絞盡腦汁把故事完成。最後寫完的故事、拍成的電影,就叫做「七個瘋子」,坐在戲院中的我們所看到的這部電影。

本片如何自我預言、自我指涉並且自我完成,箇中繁複的跨文本後結構概念操作,那是學者的功課,這裡就不提了。這部有點瘋狂、有點荒唐、又非常聰明、帶有高度黑色幽默的電影,到了最後面有個相當突兀、卻也讓我非常喜愛的轉折。死去的漢斯給苦思故事結局不成的馬丁留下一段錄音,試圖為七個瘋子中越南人的那條故事線收尾。越南人的角色在馬丁的設計中是個越共,越戰結束後回鄉發現妻小皆遭美軍殺害,憤而潛入美國、誓言殺遍所有美國人。站在加州(或是內華達州)沙漠中面對一片蒼茫的漢斯突然有所體悟,他對著錄音機說,或許可以把越南人的這段復仇路變成一場夢境,原來他其實是在越南廣場前靜坐示威的僧侶,將汽油潑灑到自己身上準備自焚。

這樣的故事安排一下子將一個虛構的角色拉到歷史現實中,與曾經真實存在的人物接合,賦予這個角色戲劇與歷史的重量,也意外讓《瘋狗綁票令》這部帶有惡搞意味的作品,閃現那麼點深刻而具有情感後座力的時刻。真是神來一筆。



*身兼編、導、製片的怪才Martin McDonagh繼《殺手沒有假期》(In Bruges, 2008)後至今才是第二部長片,成績一樣令人驚喜...《瘋狗綁票令》裡的馬丁,說的該不會是他自己吧?

2 則留言:

小童 提到...

美國人愛狗成瘋,台灣人則是對狗極度不友善,我現在便深受其擾,似乎該去看這部電影平衡一下...

轟ㄟ專用 提到...

哦,貴寶號最近受了甚麼委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