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3, 2012

看片小記: 即刻救援2 (Taken 2, 2012)

人過中年但身手不減的退休探員布萊恩,多年前因搶救遭綁架的女兒,在巴黎的阿爾巴尼亞移民黑社會圈大開殺戒。四年前種下的因,如今必須嚐其苦果;遠在東南歐的阿爾巴尼亞,當年被布萊恩殲滅的衰仔當中,好死不死其中一位正是老大的小孩,老大痛失骨肉,在愛子的墳前發誓要將殺子仇人帶回來血祭。

九十分鐘的篇幅要塞進這些親情、仇殺、追逐、武打動作,還要帶觀眾領略主要場景城市伊斯坦堡之美,以前作《即刻救援》(Taken, 2008)的成績來看,照理說應該不是太困難的任務。然實情是,前作中布萊恩到了巴黎後,隻身闖入並破解阿爾巴尼亞移民的組織賣淫犯罪網、且力保女兒安然脫身,尚需耗時一天一夜、還挨了顆子彈,如今阿爾巴尼亞黑幫殺氣騰騰有備而來,看似頗有架勢,卻撐不過一個晝夜便被布萊恩反撲剿滅殆盡,簡直是空包彈,不知氣勢何在。

更糟的是,首部《即刻救援》還能在毫無喘息的追逐與動作之間,隨手拋出落單女性觀光客在歐洲遭綁架賣入淫窟的現象(或揣測),並以小許篇幅側寫該產業的運作,提醒觀眾留意此社會/人道議題。到了續集,我們隱約看到阿爾巴尼亞黑幫眼線四佈、並滲透到伊斯坦堡警方的狀況,卻完全不知道它如何運作,怎麼讓布萊恩一家屢屢難以脫身。從巴黎(首部)到伊斯坦堡(續集),從第一世界的西歐到第三世界邊緣的歐亞交界,看到的也是赤裸裸且毫無反省能力的再現政治:巴黎場景中的警方代表尚克勞(包括布萊恩自己假扮成尚克勞的那次)還有些威勢,能與組織犯罪周旋一陣,多少在銀幕前表現出同流合汙與捍衛專業尊嚴之間的掙扎。來到伊斯坦堡,執法者連個正面特寫都沒有,徹底成為黑幫傀儡,飯店警衛都比警官還盡忠職守。這種對於第一世界/西歐和(準)第三世界/東南歐法治社會的極刻板形象毫無反省的複製,暴露出本片故事發想人、兼編劇、兼製片的幕後黑手盧貝松,不是太過無知、就是難以置信地膚淺。

這就是英雄老爸布萊恩難堪的二度救援行動?拖泥帶水的故事,毫無意外驚喜的動作設計,以及毫無威脅性可言的反派實力,讓這部續集敗象畢露,一路觀來昏昏欲睡。奉勸連恩尼遜先生,要是《即刻救援》系列還有續集,請先救援本系列編導團隊、還有盧貝松老大的腦袋。對了,也請布萊恩一家人別要再去歐洲了,那裏很帶賽,每次去都出事。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