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8, 2012

微醺

是漫不在乎的專注,還是帶著慵懶的認真?這是自相矛盾的說法吧,他告訴自己。

但坐在大方桌斜對角的年輕女孩,確實給他這樣的感覺。有如都會人標準配備的蘋果筆電、smart phone、淺灰素色T恤,反射著星點光芒的耳墜、隨意掛在胸前的民俗風項鍊,恰到好處的淺淺眼妝。那樣線條俐落卻又輕便自適。眼神專注不離電腦螢幕,神情卻不緊繃焦躁,也沒抿著嘴角,反而帶了某種溫和的距離感。

甚麼是溫和的距離感?他自問。那是時下青春世代表現禮貌性親近的保護色,還是為了在大都市保持慢板生活必要的疏遠?他不由自主地著迷於年輕女孩的神情,那並存著柔和溫軟線條與銳利專注的完美矛盾。

他注意到,女孩染著栗色、長度剛剛好輕輕覆蓋住前額的短髮上掛著一副太陽眼鏡。

咖啡館的後現代ambiance音樂像滲入脾胃的長島冰茶,而他已有一公尺的微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