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4, 2012

堅持

再來這座城已是近十年後的事。

這麼信步走著,無意間走過幾個熟悉的角落,原來三千多個日子這樣過去,當年只是這麼閃過眼簾的印象一直都烙記著。像睡了太久之後醒來,枕頭的紋路那樣在臉上壓出痕跡,以為沒有感覺的但走到鏡子前一看才發現其實還在。只是,壓了三千個日夜的眨眼記憶,這烙印未免也太深了。

牛脾氣那樣的執拗。

他猜想,中國城外那間賣法文雜誌的咖啡館也會那樣抗拒歲月般地堅持嗎?

站在招牌依舊、裏頭卻改頭換面成精緻廳堂的咖啡館,他踅了一圈,認不出這是十年前他們曾來過、坐看街景、喝過拿鐵的那間店。忍不住感到失落,旋即笑問自己,究竟固執的是那些街頭巷尾,還是自己那不切實際的願望?

甚麼願望?他究竟想留下甚麼,咖啡館都不得不媚笑來客,也是孤單行旅了。

還有甚麼能讓他堅持的?

2 則留言:

小童 提到...

這篇文章哀傷到連安慰之語都不知該如何起頭,所以只好笨拙的轉換話題: 你六月底的留言我今天才看到,所以那篇討論深河的文章連結也已經失效了,但我還是很感動,畢竟有個朋友是可以談這方面的興趣的,並且會放在心上放這麼久。

轟ㄟ專用 提到...

最近才在聊到說人的記憶詪奇怪
有些事只看過聽過一次會記得很牢
有些事說了千萬遍還是會忘記
當初看到這篇文章就立刻想到妳
然後我很佩服自己,竟然又找得到
http://www.udn.com/2012/6/30/NEWS/READING/X5/7193302.shtml
林水福〈《深河》讓人無法信服的結尾〉

至於我的有感而發
要謝謝妳也感受到了
有些事情真是不堪回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