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9, 2012

看得見的城市│布魯克林 2012.08.15

(原刊載於觀察者:藝術生態觀測站,家長筆記:郭任峰│看得見的城市)

哦,所以柏油路面及島嶼隔開的紐約地鐵與曼哈頓,是兩個空間、兩座城市?

朝向現代中產階級品味緩緩前進的城市,可以將所不欲者向邊緣推去,即使中產階級住地逐漸向郊區擴張,也不改市中心金融、購物、行政地區的配置必須服膺其品味的傲慢。這是美國都會的趨勢,紐約、芝加哥、舊金山等皆是如此。是以地鐵必須潛入地下,連同它巨大笨拙、散發難耐熱氣與刺耳機械噪音的車廂,以及缺乏購買私家車資本的勞工階級,一起埋進玻璃帷幕摩天樓與商店街底。

離開曼哈頓,地鐵才又一一浮至地表,身著廉價休閒服或西裝的邊城住民與上班族,才終於也得享在窗外不斷倒退的城市景致。都會邊緣仍是城市,但離開中產品味的箝制,城市空間的歧義性就開始閃現。

當曼哈頓還只有一個中國城時,從白種人的眼光來看,紐約市大致是兩個世界。雖然緊鄰的小義大利同樣不屬於英語世界,但很少有人認為那是個充滿異國情調的地方。


但是乘著Q線地鐵開往布魯克林深處,可以一口氣經過許多世界:紐約市內的第三座中國城、總是有許多非裔人口上下車的那幾個記不熟的車站、藍領階級遊樂園Coney Island。還有我暫住的俄羅斯移民區Brighton Beach。走在要道Brighton Beach Avenue上,頭上壓著地鐵Q線的鋼鐵支柱與軌道;道路兩旁,舉目所見是英文與俄羅斯文並列的招牌,走進商店會看到完全不熟悉、只能憑眼睛所見與直覺猜測來冒險購買的食品;路人經過或是在電梯中聽到的聊天話語,也是根本無從理解的俄羅斯語。

或許對於移民社會來說,這種場景乃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這座城市屬於各式各樣不同族裔與社群,並非哪個支配階級能管制左右。不論是對於哪個階級或族群來說,當他/她走過紐約市,走過許多由不同元素、顏色線條與形狀、語言文字、食品與氣味、溝通模式、還有擺動身體方式與姿態的地區,他/她也在各種不同的世界之間穿梭。

所以城市本身一如城市空間,是充滿歧義性而是複數的,並總有扭曲、翻轉、顛覆等不斷變動的可能性。紐約市更是如此。

(Brighton Beach的天空、街道、還有不好意思偷偷把他們放入鏡頭的老夫老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