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4, 2012

看得見的城市│布魯克林 2012.08.11

(原刊載於觀察者:藝術生態觀測站,家長筆記:郭任峰│看得見的城市)

這是今天在Q線地鐵的進城途中發生的事。

才剛上車沒過幾站,有位婦人拖著滿載物品的菜籃車進了車廂。由於車上沒甚麼人因此空位不少,她挑了距離最近的座位,坐到我身旁。

當時我正在看書,只用眼角餘光掃了她一下,大約知道她是非裔的中年婦女,身材中等,菜籃車上還放了一個看來也塞得很滿的背包。婦人坐下來沒多久便打開背包開始翻東翻西,不意間從背包落下個小紙團。過了幾秒婦人沒去理會紙團,猜想應是她沒注意到,便提醒她:夫人,妳掉了東西了;同時邊將紙團拾起給她。

猛然間婦人將紙團從我手中抽走,並立刻往前砸在地上。她咬牙切齒對我說:如果這是錢,你就不會撿起來給我;這是個小紙團,所以你才撿起來給我!

她的舉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錯愕看著她的怒容,一時不及回應,卻感到不快。我無法理解她為何要發怒;我帶著抗議口吻向她解釋:我不知道妳還需不需要,我只看到它從妳背包掉出來…婦人不等我說完,插口又重複道:這是小紙團你就撿起來給我,如果是錢你才不會跟我說!對於她的反應我依然不解,但我很快放棄溝通,帶著委屈和慍怒回到我的書上,並向我這一側挪動。她口中仍叨唸著,在負氣整理完背包後也往她那側靠坐。我們之間的空隙幾乎能再坐下一個人。

我開始納悶她為何要發怒。我揣想這會不會是文化差異,因為陌生人從地上拾起東西交給她冒犯到她?或是她個人的因素,剛好今天出門時心情特別不好,恰恰拿我當出氣筒?又或者,她其實故意讓紙團掉到地板,卻被我發現並撿起還給她,使她惱羞成怒?我不斷盤繞在這插曲與這些問題上,又是惱怒又是困惑,一時竟難再將心思放回書中。

我不曾遇過這樣的事。然而在惱怒之餘,我也意識到自己剛經歷了紐約生活的真實場景。

幾分鐘後,隔壁車廂走來三個高瘦的黑人男生。他們站到車廂正中央,打開手提音響放出嘻哈舞曲開始跳起舞。我不確定他們是地鐵賣藝還是單純一時性起;他們的表演吸引許多人注目,我與非裔婦人的插曲就這麼被歌舞給淹沒

我和非裔婦人就這麼坐在同一張椅子上,直到我到站下車。

(這也是紐約市生活的真實場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