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0, 2012

看得見的城市│紐約 2012.08.08

(原刊載於觀察者:藝術生態觀測站,家長筆記:郭任峰│看得見的城市)

那天在柏克萊,Pedro提到空間生產的物質性還有組構空間的邏輯本身,都是空間生產過程的關鍵。雖然資本主義大體上定調了美國城市空間的物質性;但是,排列組合這些物質材料、以形成我們眼前並生活其間的空間的,還有另一種不必然服膺於資本主義的邏輯。

那麼,是已經有由建物與各物體構築成具體的遠近大小長短等物理狀態組織的空間,由我們透過理解活動去趨近它;還是,每種對於我們周遭生活活動的空間詮釋,都創造出不同的城市空間?

就拿空間生產的物質性來說好了,舊金山市區精準切割不同區域,在多大程度上左右我們思考城市空間並在其中活動?反過來問,我們在進行對於現有城市空間的反思、批判、並發展抗爭策略時,如何能扭轉既有的物質性甚至賦予新的內涵?

長年關注洛杉磯都市發展的Mike Davis,其論述到了九零年代尾聲,儼然帶有一種憤怒且絕望的筆調。他認為洛杉磯都市建設與都市空間的歷史,正往一種中產階級私有化、高度封閉與排外、以恐懼心理統治的方向毫無節制飛奔。所謂都市發展,隱然是中產與資產階級畫大餅的遊戲,透過區域劃分、道路布置與花招百出的都更建案,支配城市空間的定義及使用權。

是以各主要街道皆以安全之名架設監視攝影機;是以市中心的公車候車亭內的座椅皆設計得窄小,使遊民無法躺在上面睡覺。

(這是觀光客所熟悉的時代廣場,從南端向北看的風景)

來到曼哈頓,熟稔紐約市歷史者應不會忘記,當年朱良尼也是這麼掃蕩」市中心的市容,將情色業推向第八、第九大道,並將鬧區遊民驅趕到曼哈頓邊緣,讓時代廣場翻身再度成為熱門景點,聯合廣場又擺滿鋪著潔白桌布的露天座。他的鐵腕作風贏得所有中產階級與觀光客的掌聲。當然,上西區幽靜如昔,上東區依然難尋公共電話。

是的,這是旅遊書上會寫到的曼哈頓之美。

不過,無論城市的物理空間如何受制於中產階級品味,僭越與衝撞的可能性始終在。就像舊金山市公共圖書館外人行道上洗不掉的尿騷味,廣場上或臥或坐的遊民。或是時代廣場的42街上管都管不住的馬糞。


(42街上的馬糞,背後是時代廣場的哈囉凱蒂專賣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