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5, 2012

看得見的城市│奧克蘭2012.08.03

(原刊載於觀察者:藝術生態觀測站,家長筆記:郭任峰│看得見的城市)

所以,博物館的宏偉建築、街角的銅雕石像、或啄食或低飛的麻雀野鴿、如梭而過的西裝中產階級、聚集在路口的無業者或睡倒在人行道的遊民,他們與城市空間作為社會及生活空間的關係是甚麼?這與藝術的關係是甚麼?

而呈現一個城市空間的人,或作家或學者論者或市政人員,或畫家或攝影師或電視電影導演,或無數部落客如你我,跟這城市空間作為一種或許與藝術有關的關聯又是甚麼?

來到奧克蘭,這座人口比台北大安區還少、歷史百餘年的城市,在市中心地鐵站下車已夜風凜凜,出了站,沒來得及多看幾眼Broadway兩旁方正挺立的建築與人行道上遊盪的黑人,就給表哥接走了。

隔天從城南的Alameda島搭公車進城,剝洋蔥似地,公車出了隧道後先是看見斑駁水泥牆與加油站,慢慢有了中文字樣的商家酒樓。第八街走沒多久,轉進Broadway就是昨夜見過的模樣,但遊蕩的人少了,衣著淨麗的上班族多了。

在Alameda住了四五年的表哥告誡我要避開入夜後的奧克蘭市中心,因為治安不好。

後來表哥的友人們聊起,1992年Rodney King事件引發的各地暴動,在奧克蘭就是從市中心那一塊開始的。表哥鄰居從八零年代末期就開始住在這,說當時奧克蘭市中心的景況,憤怒的黑人看見路過的車子就攔下來,把人拖出來打。也說市中心原來住的多是黑人,華人開始多起來後黑人逐漸外移,華人社區紮根下來後,房價就抬起來了。

哦,城市空間也關乎階級、種族、歷史縱深。


(趁午後陽光還很豔,回到奧克蘭市中心再拍幾張照。Broadway上的辦公大樓玻璃帷幕金光亮,映著對面建築光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