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3, 2012

看得見的城市│奧克蘭 2012.08.01

(原刊載於觀察者:藝術生態觀測站,家長筆記:郭任峰│看得見的城市)


這座城市是產品,還是藝術品?(有些城市當然是藝術品,而有些不過是產品?)

又,誰是這座城市的作者?(建築師,都市規劃局,建商?社區委員會,居民,街頭藝術家,遊民?)

逃開溽暑的一座城,來到涼爽的另一座城,鑽入地表又掙脫黑暗的地鐵車廂上,忍不住又想起城與城之間、還有城市與我之間的二三事。


想起Henri Lefebvre。

左派如他,鐵口直斷「空間的生產」,在威尼斯面前也無法斷論,一座城市、還有城市空間的誕生,是藝術創作抑或不過是生產活動的偶然成品。

但那是威尼斯。在威尼斯成為我們所聞、所見的威尼斯之前,它已經是美的;我們去膜拜、認識、剖析它時,一個關於美的幽魂已經先進入我們的意識底層,讓我們去認識分析它之所以為美者。或是巴黎、紐約、京都。

比較精準的問題或許是:一座城市如何能當作藝術產品來看待,或是說,我們如何可能將一座城市看做一個藝術過程的體現?是林立的美術館博物館,隨處可見的雕塑,精緻巧妙的線條?還是一種市民共有的精神氣質與活動,我們稱之為文化者?

比如說,加州港城奧克蘭。

這座市中心長相如此的城市,它美得足以稱作藝術嗎,或不甚美以致我們該視作產物嗎?我站在這裡用這樣的相機拍了一張這樣低畫質的照片,它是藝術品嗎而我在進行藝術創作嗎?



(我站的地方離金州勇士隊的主場不遠,但親友都告誡我天黑就不要再待市中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