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26, 2012

看片小記: 熊麻吉 (Ted, 2012)

沒有人肯跟他交朋友、就連被眾人欺負的猶太男孩都不願意接近的約翰,在耶誕夜許的願望成真,讓熊布偶活了過來,小男孩的夢想成真,熊布偶取名為泰德,並且成為他唯一且終身專屬的朋友。約翰就這麼活在這個所有小男孩都會有的夢想中長大,然後二十年過去了,小約翰變成三十多歲、在租車公司分行當個小小主管,有個交往四年、嗆辣性感而體貼善良且事業成功的女友。而泰德依然是約翰必不可缺的生活夥伴,唯一不同的是,泰德也長大成哈草、賤嘴、好色、灌啤酒的泰德。

過去十年來隨Judd Apatow起來的喜劇團隊,為好萊塢創造了一個新的喜劇類型,專門討論心智永遠無法成熟的大男孩人生,如何在生活中找到既能繼續保有愛玩白爛的幼稚、又能讓日子順暢過下去、且能讓美嬌娘包容/忍受他的所有豬朋狗友與不成熟。媒體甚且創造了新的單字bromance來定位這種新的喜劇模式。Seth MacFarlane自編自導、還自己(聲音)出演的《熊麻吉》,巧妙結合玩具入魂以及男人拒絕成長的兩大元素,來搬演有個專屬玩偶朋友的成年男子如何完成(心理或人格意義上)成年禮的故事。

不過,這部電影有趣的地方在於,讓約翰完成成年禮,卻也是因為泰德就沾染菸酒女人粗口等惡習來說,表現得比約翰更為徹底。這在故事中造成一個危機。表面上是泰德成為約翰的惡友,使得約翰的感情、事業、乃至人格成長都陷入困境;但是我們也可以這麼想,約翰面臨的危機是泰德,乃因為泰德成長為成人的程度比約翰更為完全,相形之下約翰反而矮了一截,難以成人。當玩偶熊(泰德)比主人(約翰)更像個男人,即使這男人意味著所有美國男人都會有的大男孩爛脾性,這危機逼使主人必須再次成長,做出比當下更像成人的事情。在這部片,那便是成長為扛起事業與愛人期許的道德重量,許諾愛妻愛家的未來。

除去回歸教條訓示的窠臼不管,《熊麻吉》其實很有後殖民的況味。當被殖民者變得比殖民者更像宗主國出身時,殖民者如何看待那從屬於自己的被殖民者,並重新整理自我認同?這有如大夢驚醒般的認同危機,逼使殖民者必須視被殖民者為對等的他者,並設法讓自己再成長一次,才能重新擁有倫理意義上無可取代的正當性。因此被殖民者終於自立了,而殖民者之所以為殖民者,在於他血統的純正。

正如同泰德再也不是約翰的玩具,但約翰能夠像個成年男人一樣去愛女人,並且組成中產階級家庭。這應該是泰德怎麼都辦不到的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