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08, 2012

尼歐飛天

復仇者聯盟 (The Avengers, 2012)

從四月底就看到今年好萊塢暑假檔期的第一部強片,可以看出暑期大型商業片戰火蔓延的激烈程度;《復仇者聯盟》在美國境外遍地開花、提早上檔的罕見發行策略,也可看出好萊塢愈見重視全球市場的程度。而本片在美國開埠即刷新首映周末票房紀錄,以兩億美元的成績幾乎讓製作費一次回本,只是更加說明超級英雄大鍋炒的印鈔機地位。

以混合類型的科幻主題在電視界叱吒多年的Joss Whedon,此番接下執導重任並親自編劇,顯然成果出色,一大票死忠影迷依舊追隨並且相當滿意。這部糾集MARVEL旗下重要超級英雄(蜘蛛人與X-Men除外)大戰外星「神」的電影,在神人大亂鬥與特效滿天飛外,究竟說了甚麼故事?本片故事相當聰明地逆向操作,從超級英雄的內鬨切入,先讓神盾局所主導的復仇者方案在尚未成形就先面臨崩潰危機,然後才處理他們如何在面臨共同敵人的危機下漸漸放下歧見,團結合作共禦外侮。故事大致就這麼簡單。

如果不去深究外星大軍入侵的象徵意義,我們可以試著琢磨本片的社會政治隱喻。

姑且把以五位主要超級英雄由分到合、最後團結向外的過程,與美國當代國族政治下的社會論述相映照,彷彿能看出其中端倪:以地球守護者自居的神盾局中,除去半路歸隊、形象模糊的鷹眼(Jeremy Renner)不算,復仇者菁英圈包括具有強烈道德情操與堅定民族信念的領袖(美國隊長),口條滑溜但懂得適時奉獻的資本家(鋼鐵人),握有無上神兵、介於神人之間的宗教導師(雷神索爾),內在衝突不斷、也往往因此而永遠憤怒的知識份子(浩克),當然還有身段靈柔生命力強韌、並且永遠懂得怎麼套出別人心底話的女性(黑寡婦)。


偏偏道德領袖顯得過氣而無霸氣、看不出號召力何在;資本家自戀自恃,誰都不服;宗教導師與現實脫離,無法貼近眾生;知識分子獨善其身,不想涉入世事;而居中牽線交涉、最為世局奔走的女性,眾男人都愛理不理,且留著掛牌的主事者(神盾局長,很巧地是個黑人)乾著急。在政府失能的關頭,主事者力不從心、主要行政體系無法運作,要讓接近癱瘓潰散的社會重新凝聚起來,需要的是這些菁英的團結。只有這些社會菁英放下過於巨大的自我與彼此的歧見,團結合作,共同努力,社會才有生機。

但《復仇者聯盟》顯然無心、也無須鋪陳這頗有深意的社會政治影射,把玩英雄間男孩般的賭氣與大規模亂鬥,才是本片經營重點。幾個核心人物中戲分最多、也最有趣的角色乃黑寡婦與綠巨人(也是唯二以顏色為名的角色)。他們在故事中彷彿各有相當分量的重要性:綠巨人是外星神洛基瓦解神盾局、進而侵略征服地球的重要關鍵(雖然我並不真的知道何以如此),而黑寡婦(Scarlett Johansson)身手靈活、反應迅捷、盤問技巧超群,同時也是為神盾局招募鋼鐵人與綠巨人的主要探員。浩克驚人的破壞力與班納博士接近木訥的知性,讓這個角色在有限的篇幅中變得極為立體生動,也確實在全片中支撐起大部分的戲劇重量,並稱職展現神威等視覺奇觀。黑寡婦/羅曼諾夫探員看似無特別能力,但驚人的運動神經與反應已讓人印象深刻,適時流露的神祕感及情感也讓該角色相當搶眼。


除了這兩位人物因多所刻劃而有人性深度外,其他人物皆性格流於模糊平板而相形失色。最應該是無人能敵的雷神索爾,不但莫名出現,來到地球後除了擎著一根連綠巨人都不能移動半分的槌子,四處當人形導雷針外,只是大吼大叫、天真地相信奸險寫在臉上的弟弟說的每一句話。美國隊長性格非常不清不楚,那愛國心強烈的領袖氣質,感覺與盲從教條與命令的軍伕相去不遠,使得他的存在通篇呆板,連帶使得後來發揮「美國隊長」風采的發號施令片段,顯得頗為牽強拙劣。而鋼鐵人史塔克除了耍嘴皮子之外,最大的貢獻是把原來要攻擊曼哈頓的導彈送進時空隧道,炸毀外星戰艦。

這裡就帶出本片最大問題,其實也是大型商業片的窠臼。在我看來,幾個重要劇情轉折點的交代,都欠缺維繫戲劇張力的重量,說服力也欠佳。鋼鐵人能在轉眼間將導彈送進時空隧道,難道索爾不能召喚所有的雷電,在一開始就轟垮外星戰艦嗎?宇宙魔方那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在哪?洛基的邪惡與具有威脅整個神盾局甚至世界存亡的驚人破壞力,究竟哪裡展現出來了?

最最令人暈倒的,是洛基征服世界的大計,讓外星大軍來到地球,竟然首先去曼哈頓轟炸大街?賓拉登將兩架飛機送進世貿雙塔,都曉得再派一架飛機去攻五角大廈了,以優越於人類一等自詡的神族洛基,不知道要先癱瘓人類的攻擊防衛機制等軍事系統嗎?這種浪費火力、顯然毫無戰略規劃的占領行動,實難讓人買帳。那種感覺,就好像《駭客任務:重裝上陣》(The Matrix Reloaded, 2003)中尼歐與史密斯探員的百人大亂鬥,在眾分身史密斯重重逼近、眼見勢不可為下,尼歐身形一沉、然後猛然躍起,飆飛遁去。

老兄,反正你也不打算幹掉這一票壞蛋,早飛不就得了嗎,何必浪費大家時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