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5, 2012

看片小記: 逆轉人生 (Intouchables, 2011)

頸部以下全身不遂的菲利普,因徵聘看護人員,遇上前來不為求職、只為有份求職經歷以領取失業補貼的迪斯。菲利普家財萬貫有如皇室貴族,而迪斯則剛從牢裡出來,求職不順、還被趕出家門。前來面試的迪斯一副不耐煩、甚至有點魯莽粗暴,不僅沒有受過重度殘障人士的看護訓練,顯然也沒有照護人員往往會具備的耐心或體恤;他甚至完全不掩飾他根本沒打算要這份工作。但菲利普給了他一個月的試用期。

迪斯與菲利普的真實人生,因為後者的動念,開啟了一段極溫暖極有啟發性內涵的交陪關係。兩人人生際遇與社會地位天差地別,但就與生命搏鬥這點來說,實則相似非常:迪斯面對種族弱勢與社區沒落的雙重邊緣處境,即使渾身充滿憤慨與年輕的活力,面對外在有如死水般的生活,依然無計可施。而菲利普身在輝煌華麗的豪宅中,全身不遂的身體卻只能用視覺與聽覺去「享受」,豪宅之於他有如身體一樣是死的。

對他們來說,每天的生活都是一場生死交關的搏鬥。面對社會性、身體機能或精神性的死亡,兩人都需要用所有的生命來維繫持續生存下去的力量,對迪斯如此,對菲利普更是如此。

以此觀之,迪斯進入菲利普的生活當中所帶來的種種衝擊,包括迪斯的莽撞與粗枝大葉,不該理解為粗暴與魯莽無文。對於菲利普來說,正是需要迪斯那橫衝直撞的精力與僭越界限的生命力,來喚醒他自己內在那每日逼視死亡的煎熬、不甘苟延殘喘的生存意志。所以當菲利普的律師質疑他何以雇用毫無經驗也看似不尊重照護專業的迪斯時,菲利普回答道,因為迪斯不把他當作重症患者,對他不會有同情,沒有憐憫,而這正是他需要的。

迪斯與菲利普的故事,也因此帶有相當典型的辯證色彩。兩個沒有出路的生命邂逅了,渾身是勁、不受中產階級教化約束的迪斯,與等待死亡、在禮教中苟活半輩子的菲利普,兩人結識、交誼、衝突、相知相惜,也是嘻哈、Disco與古典音樂、歌劇的衝撞與激盪(超現實繪畫與超跑應該是僅有的例外)。最後,迪斯終於朝社會化又跨進一步(但也是制約),而菲利普也終於又重新迎向愛情、擁抱生命。本片藉由真實人生的啟示,對於生命的肯定與正面思考,成就可與同樣是法國出品的《潛水鐘與蝴蝶》(Le scaphandre et le papillon, 2007)等量齊觀(尤其重要的是兩部片都沒有掉入陳腔濫調的溫情窠臼)。

也衷心希望這部在法國與台灣都叫好叫座的佳品,別要改編成好萊塢電影,毀了我們對這故事美好的視聽經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