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2, 2012

2012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後感

上週六去了本年度的台北新藝術博覽會開眼界。聽到「新藝術」三個字,腦海浮現的是慕夏,但我想隔了一世紀的新藝術,應該少不了電光科技之類的吧?當真不知現場會看到的是怎樣的新藝術?

那是個令我困惑、錯愕、並隱隱感到不安的體驗。

這博覽會開辦至今才是第二屆而已,想來應該還有許多正在摸索的地方。我們去的那天已是倒數第二天,進了會場先往右走;現場觀眾頗多,把不算特別大的世貿二館塞得略嫌擁擠。在會場中先注意到的,除了頗嘈雜的人聲外,還有許多畫作上不是標示著價格、便是以小紅點標明該畫作已成交賣出。每隔幾個攤位便設有一組桌椅,上面擺著藝術家或藝廊名片、還有參展作品的資料;在畫作前流連的,不單純只是觀眾,也有明顯就是來物色收藏品的買家。

原來名之曰「博覽會」,其實是藝術品交易的會場嗎?打開主辦單位的官網,活動結束後公佈的最新消息,除了公佈短短三天公開展示期間的參觀總人數,赫然也有「藝術家總成交率91.18%」這筆統計數字。而當天在現場,確實感覺直如匯聚藝術創作的跳蚤市場,出價、比價、遞名片、推銷的身影你來我往。更令人納罕的,是參觀民眾紛紛舉起手槍--手機,此起彼落地拍照(本篇手記沒有任何的攝影紀實,實在是不覺得這是可以自行拍照的場合)。而展場的一角闢了頗佔空間的一區咖啡雅座,談笑嘻鬧的喧囂漫進場內,伴著八零、九零年代的抒情流行歌曲,整個會場逛下來,宛如一場超大的叫賣市集。

如果說有意壓下藝術門檻是這次博覽會的某種政治訴求,那麼這次活動確實在藝術活動的層次上達到了百年前新藝術的商業化、大眾化等通俗取向。但此番博覽會最教人感到不安的,實是它要藉參展作品傳遞的「新藝術」的面貌。綜觀參展作品,多是不同素材的畫作,搭配少量的小型雕塑等多媒體藝術創作,但影像、表演、音樂等其他形式的創作則一概全無,大型一點的創作如建築就別提了。如此格局令人不禁困惑:這新藝術之「新」究竟有何獨到深刻之處?若是具有插畫或海報質感的普普風油畫可稱作新藝術,那街頭的塗鴉呢?若是畫家插花設計的飲食器皿可做為新藝術,那麼高級品牌或名家窯燒的陶瓷器是否也是藝術創作?博覽會並沒有給我們這種反思的刺激,也未試圖呈現新藝術之所謂「新」者為何,實在相當可惜。

當然這次展覽並非一無可取。像是當代中國藝術創作的部分,李伟広以油畫創作出水墨畫的視覺構圖與質感,便頗有值得玩味處,同樣地其畫作的價格也相當驚人。又或者是泰國藝術家Saenkom Chansrinual以固態壓克力、金屬性顏料為素材的山水作品,既似畫作又像浮雕,工業味十足又讓人想起印象派以降油畫的立體質感,也是興味獨具。而新加坡浮雕藝術家丘瑞福結合金屬浮雕與琺瑯釉彩畫的創作,也流露特殊氣質而相當有新鮮感。這些都是幾個讓我比較印象深刻的創作者。

但除此之外實在無法再吐出甚麼關於這次「博」覽會的深刻印象了。台北新藝術博覽會的英文名稱貴為Art Revolution Taipei,實在該要有些作為,來對得起革命一詞。在此懇請主辦單位,包括老王賣瓜的藝術顧問黃子佼先生,麻煩下一屆多點新鮮的花樣吧。



*2012台北新藝術博覽會官網由此去
**李伟広個人官網由此去;丘瑞福在新加坡官方的網路資源由此去,資料非常貧乏;Saenkom Chansrinual的相關網路資源,可以參考一個集結幾位東南亞雕塑藝術家作品的網站,由此去

2 則留言:

吳阿熊 提到...

我感覺到你深沉的悲憤,下一屆都給你打成下醫界了。

轟ㄟ專用 提到...

郎母喜挖台ㄟ

新微軟注音實在是很會自行花輝啦Qrz...
我這就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