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07, 2012

看片小記: 夢露與我的浪漫週記 (My Week with Marilyn, 2011)

要演繹神話光環不墜的名人生平,始終是影像作品的高門檻挑戰。這種魅力無法擋、成為時代符號、卻又謎樣難以究竟的明星人物,要重返當下時空脈絡來呈現立體性格,實是兩面刃的艱難任務。如要不流於再造刻板印象的陳腔濫調,就必須深掘時代或人物的複雜與多面性,或大膽破格探究少為人知的一面。

就這點來說,改編自私人手札的《夢露與我的浪漫週記》,似乎力求中庸,冷暖交織,既鋪陳瑪麗蓮夢露精神狀況與用藥過度的問題,又勉力重現這位時代女神的絕世魅力。然而我們在談的可是上個世紀較玉婆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性感偶像,其人其事在生前死後已為世人紛論不止,要再推陳出新談何容易?這部結構稍嫌鬆散的輕喜劇,也只能根據故事主人翁Colin Clark的「親身經歷」,來重現女神當年赴英拍攝《遊龍戲鳳》(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 1957)的軼事。

電影以Colin Clark的觀點為敘事主軸,來側寫他眼中的夢露;然而你我都知道,瑪麗蓮夢露本身已成為比當事人巨大太多的時代與性感符號,要不被這符號的無限光芒蓋過談何容易?最明顯的例子是本片想藉《遊龍戲鳳》拍攝過程中夢露與同樣光環逼人的英國演員Sir Laurence Olivier (Kenneth Branagh)的磨合,來探討夢露究竟是個只會賣弄性感的花瓶,還是真的有料的實力派演員。片中有段Colin與夢露的對話,提到她與Olivier何以有如此多磨擦,Colin說:"It's agony because he's a great actor who wants to be a film star, and you're a film star who wants to be a great actress."而究竟夢露是不是個好演員這問題,到後來也只能在Olivier拜倒在夢露歌舞表演的毛片前,道出世人老早就知道的:她的性感她的魅力是如此渾然天成毫不矯作,無須指導亦無法馴服,"She's quite wonderful. No training, no craft, no guile, just pure instinct. Astonishing...I tried my best to change her, but she remains brilliant despite me"。首執電影導演筒的Simon Curtis無法拆解這巨大逼人的時代偶像,只好逗留在性感光環中捉襟見肘,讓風華絕代的瑪麗蓮夢露依然風華絕代,捧心皺眉都美得令人心疼。


當然,要能讓夢露那毫無矯飾鑿痕的純真性感在另一位演員身上重現,並成功催眠觀眾,得要有合適的演員與成功的演出。Michelle Williams彷彿此生只為等待這次演出般,讓性感女神上身,有如毫不費力似地演出那種慵懶、隨興、單純、卻又身不由己的明星風采。打從影集Dawson's Creek打出知名度以來,她轉向大銀幕發展並力求精進,過去六年來已入圍奧斯卡三次,包括連續兩年闖進女主角獎項。當然,戲份同等吃重(身形也逐年吃重)的Kenneth Branagh亦演出精彩,各大小電影獎也沒虧待他,包括奧斯卡、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金球獎、演員盾獎等,都給予提名的肯定。本片配樂亦不含糊,不僅讓Michelle Williams親自錄唱所有當年瑪麗蓮夢露曾經唱過的曲目,更請來郎朗獨奏鋼琴部分,為本片的觀影經驗挽回不少遺憾。

*上述電影對白摘自IMSDB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