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5, 2012

看片小記: 陣頭 (2012)

坦白說,龍年春節檔雖有國片大舉反攻,除了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因高規格登場和喜氣洋洋的龍飛鳳舞進入我的口袋選單,沒有其他甚麼必看的期待之作。後來會看陣頭,主要是因為它超前痞子英雄》率先破億引起我的好奇心,更重要的是西門町國賓戲院順勢讓它進入最大廳。這樣還不捧場未免太不給面子。

私心認為,《痞子英雄》固然有不著邊際的毛病,仍是較為完整成熟的作品。篇幅整整兩小時有餘的《陣頭》故事如電影本身,講的是小兵立大功的驚奇之旅。本片不走都會國際化路線,而訴諸比半吊子《電哪吒》更本土更腳踏實地的廟宇陣頭文化。話雖如此,《陣頭》並非人類學紀錄片,也沒有考察陣頭文化各式細節的田野精神;它大抵上仍是個以充滿本土色彩的陣頭文化來包裝通俗倫理劇的商業電影。

本片依劇情發展大致可以切割成三個部份來理解,前面半個多小時圍繞著故事主人翁阿泰(柯有倫)如何帶領九天、凝聚團員向心力、開發領袖魅力等任務鬼打牆,我們從來不知道阿泰為何突然回家、有何德何能要團員聽命於他、又憑空想出煞有其事的鼓譜;然後在沒頭沒腦的窮打鼓並且強迫團員毫無理由地環島一周當中,阿泰突然贏得所有團員的認同。不過本片故事竟也從此豁然開朗,從(看似)天才領袖成長篇轉型到新世代掙脫傳統束縛的兩代之爭,同時兼述新舊兩世代各自拋棄陣營歧見的大和解故事。

由梨子領軍的新型態九天首演

我們可從《陣頭》的敘事中輕易辨識出和去年的《鷄排英雄》類似的強烈國族色彩的暗示。《鷄排英雄》有台灣味十足的夜市叫賣文化與天真,《陣頭》則引介了台灣人特有的嗆聲式對話,特別是電影前半段,幾乎每一分鐘都是在沒有肢體暴力的語言對幹中度過。不過本片更龐大的企圖心在於,不只要藉由賀歲片的形式看到大和解,也要看到同個世代中的競爭勢力握手言和,為更大的目標(或利益)服務。甚至在阿泰宣示要做出個「不用開臉、不用扮神明、也一樣能讓人看得起的陣頭」,看似公然與傳統決裂的姿態,實則是從傳統中求創新,同時運用舊與新的文化籌碼,最後將片中旋轉跳躍的哪吒,銜接上近年爆紅的電音三太子。

誠然,本片如同絕大多數的賀歲片,大結構沒出錯但故事線混亂、熱鬧無比;但它有氣勢、夠熱血,尤其在梨子(徐浩軒)意外帶領九天打響第一炮的那段,激出全片極精彩的爆發力。本片另一個耐人尋味的安排,在於它如同同檔期但表現遠遜的龍飛鳳舞》,在看似家父長文化森嚴的中/南台灣情境中,用心經營女性堅韌的生命力與不讓鬚眉的主導能力;達嫂(柯淑勤)與敏敏(林雨宣)的強悍令人印象深刻,絲毫不遜阿泰的毅力或達叔(阿西/陳博正)的固執

九天的女主人達嫂(柯淑勤)

*電影官方部落格由此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