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3, 2012

看片小記: 痞子英雄首部曲 (2012)

在今年春節國片大張旗鼓強壓好萊塢陽春砲的盛況中,痞子英雄》的破億行情似乎頗為風光;我在上映首周就直奔西門町國賓戲院最大廳,領略他處難以企及的影音享受。如果說去年豪取九億的《賽德克‧巴萊》為我們展現國片的製作規格及技術水準已足以搆上好萊塢的門檻,那麼《痞子英雄》則向國人宣稱,台灣商業電影以師法好萊塢作為產業與美學的發展方向,已可說是幾乎成熟了。

但是,若《痞子英雄》如此熱鬧有勁,作為一部極成功的電視劇改編的商業動作片,何以無法催出更多的票房,甚至晚《陣頭》一部跨越億元關卡,且在坊間也得到不如預期的評價?我不禁揣想,這其中是否有比變更演員陣容、刪光女明星戲分、或故事未能超越原電視劇的規模等說法更隱微、讓觀者感到如隔靴搔癢難以盡興的理由?

或許利用高雄的地景造出一座假想的中產階級城市「海港城」,可以做為思考這個問題的起點。今年春節檔期的國片讓南台灣非常有面子,沒有任何一部是完全以台北為背景。幾乎完全在高雄市中心取景的《痞子英雄》,卻很怪異地架空了高雄市的人文地景。在電影中我們看到這座城市最線條洗鍊、最光鮮奪目、最整潔有序的中產階級的一面,包括高捷美麗島站的彩繪穹頂、八五大樓、還有夢時代,卻徹底抽空了這座城市的社會紋理與文化內涵。整個《痞子英雄》裡的高雄市,市民沒有生活在這空間當中,而整部片竟然也沒出現過任何一句台語對白。我們看見高雄市,卻又沒看見高雄市;如此與現實時空與常民生活脫節的高雄,無怪乎要改名為「海港城」,否則我們還能怎麼觀看這樣的影像中的高雄?

誠然,這樣的安排或許有其市場考量;反過來說,要影像中的城市與現實中的城市地景在所有的小細節都對位媒合,也未免是太莫名其妙的要求。因此,與其說《痞子英雄》應該如實呈現高雄市的人文風貌,倒不如說這部電影究竟想要對國人觀者,以及海外觀眾,投射怎樣的城市空間,並如何召喚他們對這空間的情感:如果《痞子英雄》以港都為背景,拍出一個刺激又流暢的精采故事,卻要觀眾認為這部電影裡面的,其實不是他們─或他們所以為─的那座城市,甚至可以是任何一座華人城市;那麼,作為觀眾的我們,又憑甚麼該要買它的帳,花錢進戲院?




*電影官網由此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