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7, 2011

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攝影展

***本文以〈遙望眼前的一片海市蜃樓〉為題,同步刊登於「觀察者--藝術生態觀測站」。

日前和朋友去台北當代藝術中心看「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攝影展」。雖然程度高低、層次深淺各不同,但廣義來說,每場藝術活動都有其政治性格,都可說是一次社會運動。「海市蜃樓」攝影展單是從主題來說,就是旗幟鮮明、結合政治批判與美學的一場社會運動。攝影師姚瑞中帶領規模不小的工作團隊,在台澎金馬各地探勘棄置不用的公共設施,作為藝術創作的題材,不僅作黑白攝影,也製作紀錄片,並出版調查報告書。


這肯定是台灣、也可能是人類史上最昂貴的一場攝影展。這次活動已經是姚瑞中「海市蜃樓」同系列的第二次創作,拍攝地點包括耗資百億的雲林離島工業區,南投數座耗資千萬以上的立體停車場,以及名號響亮的屏東九如、恆春兩座航空站和台北市建成圓環。看著掛在牆上的那些照片,著迷於這些影像的靜謐優雅、其光影線條那令人窒息的美的同時,也很難不震攝於照片下一行又一行的說明:於哪年停工或完工,建設經費用掉多少個零。這些棄置不用的公共建設,大部分都距離我們的生活空間不遠,有些甚至就在市區內,我們卻需要這個攝影展來提醒我們,這些由政客一句競選口號或財團標工程所構築起來的巨大廢墟,慷慨的是所有納稅人的金錢。紀錄片中,一位助理走在雲林離島工業區時幽幽地說,她看著這外海憑空蓋起來卻空無一人的人工島嶼,「好超現實」。當我看著這些黑白攝影作品,努力想要釐清藝術創作的美學、公共資源浪費、巨大廢墟、以及社會政治之間的關係,大概也只有超現實一詞,可以貼切形容糾結在我腦海中的那種極度荒謬。

以台北當代藝術中心作為這個主題敏感的攝影展展場,不知是各大美術館有意迴避的結果,還是姚瑞中團隊特意挑選;無論如何,我認為這是令人激賞的安排。台北當代藝術中心這個展場,原來是廢棄的四層樓老公寓,在一群文化人、藝術家、策展人與學者聯名,並由私人機構的資金支持下,以為期兩年的計畫案方式保留下來作為藝術空間來經營。棄置公共空間的再利用,不但是既有空間資源的有效使用,也是拯救自然資源的一種直接的方式。將主題是閒置公共設施的攝影展,放在一個廢棄空間再利用的展場,使得展覽與展場開啟一種空間的對話;這個展覽超越了它的內容,讓展覽活動本身、連同其展場,也變成了一個展覽。

展場現場,台北當代藝術中心:延平南路160之6號(近捷運小南門站)

望著展場牆角拔掉水龍頭的洗手台、簡陋的指示牌、狹窄的樓梯,我看到的不是裝潢粗糙的藝術展場;我看到的,是這個重新得到生命的老樓房,因為這獨特攝影展的激盪,將鏡頭內的空間對話延展到鏡頭之外,讓整個展覽空間變成一場結合藝術與政治批判的社會運動。走出台北當代中心時,回望這沒有招牌的舊式公寓,不知為何只有區區數人的展覽,對照島上喊得震天價響的國土開發口號,這一切真是何其諷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