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1

2011女性影展之 舞夢人 + 姊妹,賣冬瓜

很巧,今年追女性影展,看的台灣作品都是紀錄片。除了不看可惜的《麵包情人》之外,另有以下的兩部短篇作品。

舞夢人 (2011)

剪輯出身的李雅雯所導演的舞夢人,紀錄了四位來台從事舞蹈工作的泰國變性人,在台工作期間的生活點滴。嚴格來說,以這麼特殊的題材與夠長的追蹤時間(應該有兩年),在二十分鐘的篇幅裡應該可以塞進許多內容;我們可以輕易提出許多問題,一個月一萬五的工資如何省吃儉用兼寄錢回泰國養家,跨國勞動的仲介與雇傭機制是甚麼,進行變性手術前的身體變化如注射荷爾蒙等環節如何在台灣維持,他/她們的身體在台灣是否遇到歧視性待遇而他/她們又如何看待與回應,是否建立在台泰籍勞工的聯絡網,是否有其他在台泰籍從事舞蹈工作的變性人可作為本拍攝計畫的深入追蹤,等等等等。

但是這些問題在片中都船過水無痕,因無任何個人縱深或社會橫向的深入探討,使二十分鐘竟顯得冗長。我們除了看到這四位主人翁的樂天、單純、思鄉,還有她們因合約中止而在去年七月不得不回到泰國外,竟然只留下她們另人心動的美豔這等同樣船過水無痕的印象。總歸來說這略嫌貧乏的作品比較像家庭紀錄片,無法透過電影本身提供我們更多與更深入的對於台灣外籍移工或是變性人的種族與性別的社會思考與批判。當真可惜了這等亮點處處的素材。



姊妹,賣冬瓜 (2010)

這部由南洋姊妹會(主要是北辦)成員從拍攝、剪輯、到所有後製工作皆自行摸索完成的短片,已在去年推出並巡迴放映過;這次得以藉女性影展再次公映的機會看到,是我的運氣。來參加映後座談的姊妹(抱歉姓名記不得了)打趣提到一件逸事,原來當初計畫要拍一部關於姐妹會與(東南亞)外籍配偶(新娘)的紀錄片時,某次集會遇到前來打氣的侯孝賢;侯導因當時讀到一本剛出版的書(應該是指顧玉玲的我們),感動之餘決定情義相挺,並且許願要拍一部關於外籍配偶的電影。姊妹們大呼賺到,若是能夠請到大師級的侯導來為她們拍紀錄片,那真是太好了。但侯導拒絕了,說這樣就是用他的眼睛來看她們;她們應該要用自己的眼睛,來拍這部紀錄片。說來也有理,於是完全沒有影像製作經驗的姊妹們,就這麼從零開始了。

這部片長約四十分鐘的紀錄片,以穿插南洋姊妹會北辦的主要幹部(全都是菲、印、泰、越籍的外籍新娘)的心路歷程與姊妹會近年來的各種聚會及遊行活動等片段,以有些走馬看花的方式,帶領我們瀏覽了姊妹會的組織活動簡史。本片不能算是成績出色的紀錄片,節奏掌握有點亂,太多插入的字卡像是組織宣言與政治口號,宣傳意味大於提供對話與思考的契機。但是就素人作品來說,本片的努力與誠意已值得肯定,至少因此增加姊妹的能見度,為國內打開一個以平實視角認識東南亞外籍新娘的空間。


*南洋姊妹會北辦官方部落格由此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