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4, 2011

看片小記: 藥命效應 (Limitless, 2011)

這部劇情簡單、直接、節奏明快卻有些呆板的驚悚片,故事大約兩句話就可以講完:潦倒無才的作家艾迪偶然間吃了神藥後無比聰明,一夜之間寫書、投資無往不利但必須克服短期藥效、各種副作用、以及步步殺機。就這樣。

拍過優質魔術師劇情片《魔幻至尊》(The Illusionist, 2006)的Neil Burger,這次似乎仰賴賣弄小聰明的攝影和俊帥不可一世的Bradley Cooper撐住場面,除此之外實在不甚了了。不過本片故事的驚悚之處並非真在於它的平庸,而是它再次複製現代人對於工具理性的崇拜與焦慮。電影中神奇藥片NZT開發人腦潛能的最驚人處,並不在於強化人的記憶,而在於使人腦能更有效率、有系統地組合儲藏在腦中深處或淺層的不同記憶;也就是說,它能強化人的推理與組織能力,使人能自由並高速處理所有在腦中的資訊。是的,重點不是叫出記憶中的資訊,而是組織以及運算這些資訊的能力。

我們一直對記憶術與超強記憶力有種崇拜,視它為聰明的體現。過目不忘的神童,能背誦各種書文算式的科學家,以至於收納展示所有「知識」的平台,從紙本百科全書、電算機、奇摩Google等搜尋引擎、維基百科等,這些不斷演進的武器屢屢堆高「聰明」的門檻,也不斷翻新我們對「知識」累積的焦慮。我們很容易出現一種錯覺,彷彿資訊堆砌的數量與速度,和聰明指數呈正比,而知識等於資訊的累積。這是工具理性的思維。即使是本片稍作修正,將聰明與知識的表現,從資訊的累積改為資訊的整理運算,強調連結、整合與推論的邏輯運算能力,但艾迪的極端聰明表現在他不斷重組排列腦中的圖像與數字等資訊,說穿了仍不脫追求效率與實用之知識的工具理性觀。

如果《藥命效應》為科學解套、同時收服了哲學,讓所有推理與思考的智慧在刺激腦神經的神藥中得到解答,那麼我們當真從此得到「知識」了嗎?電影不曾回答、想來也無法回答的是,我們如何學習「美」,如何啟發與訓練關於藝術與美學的創造力?創作者豐沛的情感、對於美感不可思議的感知能力、以及他人無法模仿難以抄襲的獨特風格,也是能用資訊、圖像、數字、符碼拆解組合的「知識」嗎?《藥命效應》百般膚淺,但知道迴避這關於開發大腦潛能的真正問題,也算懂得趨吉避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