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4, 2011

看片小記: 午夜‧巴黎 (Midnight in Paris, 2011)

文人氣息濃厚卻總不失自嘲幽默的伍迪艾倫年屆八十依然創作不輟,已經連續二十載年年有作品問世(?!!!)。特別是近年來轉往歐洲取材後,彷彿找到新靈感,優質小品愈見頻繁,今夏甫推出的《午夜‧巴黎》浪漫迷人,妙趣處處,北美票房已締造伍迪艾倫執導演筒來最高票房並持續成長中。

電影從一開場,伍迪艾倫就毫無保留地表現他對巴黎的熱情。片頭有足足五分鐘左右是與故事本身沒有直接關聯的空鏡頭,全部是巴黎各重要景點與街頭巷尾的定格片段。閒情逸致的古典曲風輕爵士樂搭配花都剪影,沒有人物也沒有對白,只為了歌頌巴黎那大眾想像中的美與浪漫。多年來法國影評界與觀眾對伍迪艾倫的禮遇眾所周知,即使家鄉美國逐漸不重視他,西歐始終對他榮寵備至。伍迪艾倫在此向巴黎或法國大方讚歌,不但是回饋這厚愛他的國度,無疑也免費贈送巴黎市政府一段宣傳短片。

午夜巴黎麗景如織賞心悅目,但伍迪艾倫畢竟是伍迪艾倫,珠璣處處的對白、不斷閃現的自嘲與對知識份子的嘲諷、還有隨時準備揭開都市人優雅形象下的自私與猥瑣等不堪,都是他的標準作者印記。對著這些片段會心一笑,正是欣賞伍迪艾倫電影的最大樂趣。同時,觀賞這類創作歷程將近半世紀、並且仍然持續在創作的老牌影人的作品,很容易看到他們自六、七零年代殘留下來的影像語感及電影美學。比如說伍迪艾倫鏡頭下的人物,就保留住某種新浪潮時期激盪出來的近景與特寫方式,捕捉到演員的半身或頭部輪廓,卻不過度強調演員高度戲劇化的臉部表情。這種帶有紀錄色彩的取鏡與表演方式,會在觀眾與角色間造成某種心理上的疏離感,讓演員看起來與其說像是在對著鏡頭表演,不如說更像是鏡頭捕捉了演員的表演動作;也因此演員不像是明星」,而更像是普通人。

本片故事非常奇妙:想要從成功且優渥、但庸俗而無藝術光華的好萊塢生涯轉入小說創作的編劇吉爾,與未婚妻恩妮來到巴黎度假。浪漫懷舊得無可救藥的吉爾,嚮往1920年代的巴黎,竟不知如何在某個午夜,坐上骨董車,回到過去。廿世紀初的巴黎,西方文人藝術家莫不匯集於此;吉爾在每個午夜與海明威、費茲傑羅、甫出道的畢卡索和達利等騷人墨客交陪,也和畢卡索的愛人亞卓安娜(Marion Cotillard)發生感情。吉爾發現,身處他心目中黃金年代巴黎的亞卓安娜,認為在她心目中,巴黎真正的黃金年代是有著羅特列克與高更的十九世紀末有如似曾相識(Somewhere in Time, 1980)兼具穿越時空的科幻與浪漫邂逅,又像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奇遇,是本片給人最立即的聯想。但是從主人翁吉爾的特殊際遇來看,其實更像自另一部更晚近的轟動鉅作取材:從現實世界進入到投射的另一層世界,再藉由這一層世界中的一個關鍵人物投射的另一層真實世界,進入到那一層世界中。是否感覺到這種時空穿梭的概念結構,很像去年的《全面啟動》(Inception, 2010)呢?這個聯想或許有點草率,但是就這整個歷程的初衷在於完成故事主人翁的某種執念來說,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今法國第一夫人Carla Bruni也軋了個小角色

不過,有別於《全面啟動》疑團重重的開放性結局,午夜巴黎透過吉爾後來的醒悟給我們一個頗為務實的泛道德訓示。浪漫主義式的懷舊乃是無視於當下的一種否定心態,無助於我們解決現實中的任何難題,反而這種逃避型態的思維,有可能造成無限的倒退,因為我們很可能在進入一個滿足我們浪漫想像的現實之後,又開始懷想另一個更美好的時空。如此,我們將永遠對當下感到不滿而否定它,永遠憧憬另一個(可能已經)不存在的時空。這究竟是一齣浪漫喜劇,還是勸退那些對遙遠過去懷著美好的想像泡沫者的警鐘,我沒有肯定的答案。吉爾最終發現與未婚妻難以妥協的歧異而決定解除婚約,並且選擇留在巴黎;當晚巴黎下起雨,而吉爾在雨中走上橫跨塞納河的橋,在現實的此端有了浪漫的邂逅。這或許是伍迪艾倫給浪漫主義者的小小補償吧?

2 則留言:

吳阿熊 提到...

寫完回應不知道手賤按到什麼全都消失了。簡單回應一下....

我要說的是我很喜歡這部片卻唯獨不喜歡男主角,他總讓我覺得好彆扭,有種傻大個誤闖巴黎的感覺,他的歡呼讚嘆莫名讓我有種說不清的違和感。

包含他一點法文也不會卻說自己有多喜歡巴黎,以及他明明在巴黎冒險遇到的卻是一堆講英文的人,還是其實主題就只是America in Paris...而不是什麼Golden Age in Paris,所以拍一堆美國人在巴黎開同樂會也是很合理的?

轟ㄟ專用 提到...

一點法文都不會卻愛死巴黎的人實在太多了
不要怪男主角啦...
在巴黎遇到一堆講英文的人確實是有點...
不過換個角度來說,二零年代的巴黎會擠著一堆老美騷人墨客,應該不是太離譜的事情哦
想想有多少爵士樂手都到巴黎走一遭,就大約可以理解二十世紀前半葉巴黎的文化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