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8, 2011

慾望城市大爆炸

(全文轉載自觀察者─藝術生態觀測站網站日常脫序‧奇觀繼續專題IV)

作者:郭任峰

年輕壯碩的快遞送貨員來到熟女主管的辦公室,熟女見來者男色可餐,主動要求就地為他口交。多情的專欄女作家到高級飯店會暫住其中男友,為了給他驚喜,將自己裝扮成糖果,在男友開門的那一刻,俏麗又誘人地邀請他剝開她的糖果紙。這些畫面並非取自我看過的任何一支AV,而是電視影集《慾望城市》的片段。美國電視影集數十年來談情說愛無數,但少有如《慾望城市》以公開表現及談論女人情慾之面面觀者。其鋪天蓋地且引領風騷的程度,席捲全球流行文化界、帶動新一波都會時尚商品消費鏈,影響媒體生態所及,近年來大紅大紫的《慾望師奶》,即使在無線電視網放映,描繪情慾四溢的程度亦不遜色。(註一)
《慾望城市》的物慾爆炸顯然是一種奇觀,是日常生活中情慾的極限誇飾,也是追求都會時尚的超限想像。我們要嘛崇拜它,渴求這個情慾與奢華樂園的降臨,要嘛對它做泛道德的指控,視為社會色情氾濫與拜金的幫兇。這兩種觀點都以一種再現思維,將《慾望城市》影像中的日常生活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經驗相切割,而將前者理解為真實的投影,也因此是一種不真實。誠然,《慾望城市》乃至於《慾望師奶》製造的物欲奇觀,影像中人們俊美而肉慾,無時無地不可性,看似極誇張不實。這些影像展示的與其是四處放電發情的人或商品,不如說是隨時等待消費的符號;消費這些影像的我們,為了要兌現這些符號,好解除奇觀無法落實的焦慮,因此我們要不斷追逐更新更潮的商品,我們必須留意每個挑逗的眼神與肢體曲線,並也回饋了然於心的微笑。又或者我們抵制這些影像,設立影像分級制度、要求特定時段播放,並且不斷譴責他們的放蕩與物化。
但我們究竟是在複製/抵制影像中超限情慾/物慾的日常生活,好捍衛或進一步解放我們的真實生活;抑或,影像與我們生活的世界實乃相互投射、形似但左右相反的鏡像?在我們的城市中,公廁牆上、電話亭裡貼滿男來店女來電的號碼,網路上不斷跳出情色廣告視窗,雜誌上促進床第幸福的藥物廣告、伴遊廣告和鑽表廣告前後輝映,還有林立的賓館與酒店招牌,早已透過同樣的慾望符號大爆炸,體現我們日常生活中慾望的超限展演。那麼,影像與真實中的日常生活毋寧更是將電視螢幕當作一面鏡子,映照著自己慾望消費偏執狂的壯麗景致。換言之,我們生活其中的即是個慾望大爆炸的城市,一如《慾望城市》。
而影像與我們的世界間鏡像關係之左右相反者,則表現在消費者與慾望奇觀之間的邏輯關係。這種邏輯表現在《慾望城市》中,是生活即奇觀,則奇觀亦無奇可窺;影像中的人物消費的是他們自己的身體,也是自己身體所展現的慾望符號。而我們看著賓館招牌或酒店看板,卻未得其門而入:奇觀者,是招牌與看板構築起來的視覺與空間,也是賓館、酒店大門的另一面,那我們更想窺探的慾望殿堂。因窺不得,所以奇;或許也正因如此,我們的生活空間中,奇情瑰麗的展示場在看板招牌上,更在我們對一道道門後商品無限延伸、眼花撩亂的想像中。 
同樣的慾望奇觀,對於那奇觀之既魅/媚人無比卻又難以企及的距離感,都是螢幕兩端慾望大爆炸之奇觀的運作邏輯;差別在於,在影像世界與我們的生活空間裡,我們想像奇觀的方式、以至於我們與奇觀的關係可能是相反的。影像與我們的世界之間這忽近忽遠、兩相映照的曖昧距離感,正道出影像與生活空間、都市與慾望、身體與符號、商品與消費、以及奇觀之間的某種聯結。
-----------------------------------------------------------------------------------------
註一:《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1998-2004)首播於美國付費頻道HBO;《慾望師奶》(Desperate Housewives, 2004-)首播於美國ABC電視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