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9, 2011

看片小記: 河豚 (2011)

在大直美麗華當電梯女郎的小尊,過著上班微笑露七顆牙齒、下班後面對冷漠同居男友的既悶又乏味的日子。直到有一天,與同事換班的她撞見男友與陌生女子裸身在家,當晚,她帶著男友近日釣回來的河豚,到都市邊緣將河豚交給網拍對象。在初次會面的披髮蓄鬍、穿著邋遢的買家住處,他們無聲而激烈地做愛...


繼兩年前的唯美作品《亂青春》(2009)之後,身兼作家、詩人與導演的李啟源,在政大駐校期間完成輔導金新作《河豚》,同樣以美得讓人迷醉的影像,講述一個關於慾望、溝通、與愛的故事。就不到一個半小時的片長來說,本片稍嫌單薄,精緻的影像質感對於賦予故事血肉幫助不大,倒是和全片經營出來的魔幻空間感頗一致。棒球教練買家所居住的種滿黃花的矮丘旁,其任職的北市福林國小的都會區,還有男女湯隔牆布隔間的老舊日式澡堂,共同構築出彼此不相襯、也沒有甚麼真實感的生活空間;但有意製造模糊的生活空間感,往往是劇情片的特色,已沒有苛責的必要。電影一開始費心解說並經營的刺豚適應力強、自衛機制敏銳、卻也往往需要忍耐環境不適的主題,只有在前半部明顯對應到主角小尊的身上;在小尊與小學棒球教練的買家邂逅後,這個主題則迅速模糊掉,代之以兩人間的情慾互動。主題飄忽不定,可能才是本片比較大的毛病。


但若將焦點集中在小尊與棒球教練的情慾互動,其實還是能感受到故事與影像經營的用心。片中有三次性愛場面,一次次表現出兩人在性與權力關係上的漸進。兩人初次交會時,買家即棒球教練解開小尊的襯衫鈕釦並愛撫她,小尊欲迎合、親吻、且在上位與教練面對面交合,卻被教練粗魯推開、翻過身從背後進入。包括這次在內的三次交合,都是教練從後方進入小尊,並且至少前兩次性愛都是著服而做;也就是說,至此兩人以性愛建立起來的關係,從來都不是面對面、也不是裸裎相見。他們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小尊以教練的出走妻子六花之名,活在那個以交媾為本質的空間裡。一直要到兩人在日式澡堂中、已無法忍受教練冷漠以對的小尊/六花,跨越那道象徵性隔間的鑲鏡石牆,兩人才終於赤裸相對。一直將自己偽裝成六花以配合對方需求的小尊,還有始終活在對六花回憶中而無視於小尊存在的棒球教練,在這一刻終於開啟了真正的溝通。也因此,片尾收在山徑中牽起手的這對情人,才有本片那麼點圓滿的意義。

以性愛開啟兩個陌生人的邂逅,來直視存在的內涵與生命意義,讓本片企圖心堪比情慾經典《巴黎的最後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 1972)。當然,《河豚》的視野、成熟度和深度都小得多,飾演棒球教練的吳慷仁與飾演小尊的潘之敏更不可能與馬龍白蘭度等演員相提並論(私以為陸弈靜的小金魚完全是多餘的角色,姚安琪的六花也無甚作用)。但不同於七零年代巴黎的虛無與絕望,今日的台北還願意肯定性逐漸揮發出愛的那麼點可能。做為開發情慾題材的國片,本片多少有可觀之處。

*延伸閱讀:破週報專訪李啟源〈沉默裡的日常性荒謬〉

2 則留言:

吳阿熊 提到...

這篇文章再次讓我覺得,雖然你說不喜歡,卻還是能寫出這麼一篇文章來,這點真的是很令人佩服。

轟ㄟ專用 提到...

呃...我該說謝謝嗎.....
還是要代這部片說謝謝...
我只是想把嘗試了解這部片的過程寫出來
順便推一下國片,畢竟它在我眼中不至於不及格
至於我看過但沒寫的片,就大概可以了解我的意思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