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5, 2011

看片小記: 時間之輪 (Wheel of Time, 2003)

德國導演荷索這部追蹤達賴喇嘛與藏傳佛教信仰的紀錄片,今年年初在國內公映,卻原來是早在八年前就問世的舊作了,甚至早於名動影壇的《灰熊人》(Grizzly Man, 2005)。

創作歷程近半世紀的荷索曾是德國電影的門面之一,如今德國導演世代交替,溫德斯崛起又沉寂,漢內克少產但片片引人注目(投靠好萊塢多年的Emmerich和Peterson已不能再算是德國電影的門面了)。荷索持續不間斷的創作、並在紀錄與劇情兩類型之間穿梭,創作毅力令人肅然起敬。他大概是當今最貫徹尼采超人意志說的重要導演,電影創作長年來共通的核心關懷,無非是人的意志、以及透過身體展現的意志的極限與超越。那種對於極限與超越的探索,無關乎英雄式的姿態與崇拜,卻往往是透過人與(自然)環境的抗爭,去提煉、昇華出生命本身崇高而正面、卻又充滿矛盾的難解力量。這種探索,在他近年來的幾部重要作品看得尤其清楚,特別是《灰熊人》、《搶救黎明》(Rescue Dawn, 2006)、以及《冰旅紀事》(Encounter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2007)。

電影中製作曼荼羅的喇嘛們

而究竟是怎樣的力量,能夠驅動人的意志、透過脆弱的血肉之軀去不斷超越極限,完成許多不可能?荷索電影創作的另一關懷,便是神秘。超越之神秘、之不可思議,至今無人可解,唯有帶著納罕之眼靜靜關注,或是進入宗教,讓神與超自然的奧秘來代替所有答案。《時間之輪》以一種謙虛試探的姿態,以一整年(2002)的時間,追蹤藏傳佛教在西藏、印度、奧地利的法會,並近距離觀察達賴以及眾喇嘛的活動與儀式。荷索非常小心地處理他作為西方人的觀點,沒有先入為主的價值判斷,更沒有以世界中心自居的高傲姿態,卻有許多詩意的旁白與探問,一如觀眾如我面對那深刻而巨大的宗教力量時總是會有的困惑。不論是三步一全身俯拜、走了整整三年才到印度的中國喇嘛,或是耗時數日夜作畫、卻在完成後隨法會結束而消散湮滅的曼荼羅(壇城),在鏡頭捕捉下,閃現深邃的佛學內涵,當然也有更多的難以理解。

本片技法簡單樸實,敘事直接、甚至有點粗糙。它比較像是荷索為了準備一個新的創作階段而做的練習作品,特別是和接下來幾年的作品相對照,更能看出這種歷程軌跡。荷索於去年又完成一部關於位在法國的人類第一組洞穴壁畫的紀錄片,今年上半年四處參展,據說3D放映,希望國人別要等上八年才眼福得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