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31, 2011

看片小記: 華爾街金錢萬歲 (Wall Street: Money Never Sleeps, 2010)

Gordon Gekko is back.

上個世紀末因內線交易而吃上牢飯的經濟犯高登(Michael Douglas),近十年後服滿刑期出獄,並在本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即將結束之際,出了一本書,對自己多年前肯定貪婪價值的宣言打上問號。與此同時,年輕氣盛的華爾街交易員傑克(Shia LaBeouf)和設立自由派色彩的政治觀察網站的溫妮(Carey Mulligan)感情融洽。無巧不成書,溫妮正是高登之女,而她痛恨父親滿腦子金錢與投資,偏偏愛上一位金融嗅覺有如老鷹的男人。高登與傑克的相遇,像是兩匹目光銳利的兇狼,華爾街即將天翻地覆;而他們確實趕上了一場腥風血雨,在這個做為全球金融槓桿的微型世界,有股現代世界最全面性的金融風暴正要開始。

高登究竟愛不愛他的女兒,傑克究竟是個精明至極的資本主義者、理想主義者、還是如他自稱的現實主義者,這些問題對於本片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這部既是原華爾街(Wall Street, 1987)的續集、也是自成獨立故事的電影,趕在2008年經濟大泡沫崩潰之際問世,顯然應景成分居多。本片一開始將鏡頭對準紐約曼哈頓最光鮮亮麗的玻璃帷幕大樓,就道盡它穿透這無比俐落乾淨的城市光景以致暴露其貪腐體質的兩面性的企圖。導演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在此示範電影美學的精妙處,還在於將紐約倫敦兩大全球金融中心的摩天大樓天際線,疊合到股市決堤的指數曲線圖。充滿幾何線條與金屬玻璃等建材的現代主義建築美學,投射到現代文明中經濟發展與金融自由的烏托邦,往往會導向道德崩壞、社會正義不彰、人性黑暗面、終至家破人亡;箇中現代的深意與內涵究竟為何,究竟向誰允諾了些甚麼,應如何體現它適切的表述形式,實為當今最大謎團之一。

出獄後的高登顯然並未與當前的金融世界脫節;他的新書直指今日華爾街因次級房貸的崩潰,正在於投資體系高速朝買空賣空、並且架空投資客各種責任的結果。但無論是次級房貸、股票交易、債信、乃至於今日各種金融商品的投資,都是將財富建立在純粹的符號交換上,差別只在於經濟與法律責任古今不同。這是本片提點我們的另一個今世謎團:所有的投資正因是純粹的符號交換以兌現金錢利益,關於投資標的的產業,只有產業體質所推得的投資潛力是有意義的資訊,該產業賴以成形的知識本身完全不重要,投資人不需要、也不應該關心。這正是投資市場的虛幻與虛無;也正因此,當傑克質問高登難道金錢就如此重要嗎,高登坦言,這一切無關金錢,而只是關乎遊戲。傑克眼中深具投資遠景的環保能源產業也好,次級房貸、石油產業、基金也罷,乃至今日國人為之瘋狂的文創產業,它們在投資市場上的意義,無關乎這些產業本身的專業知識,而是不斷積累與膨脹的資本主義邏輯,體現在人的身上,也就是操作符號交換的技巧、分析財務報表的能力,以及下好離手的賭客膽識和眼光。

也因此高登一面批判次級房貸是導致經濟崩潰的元凶,另一方面卻以驚人的熟練立刻上手這些買空賣空的高風險投資,只因投資原理不變。我們也可以說,這是半部高登的成長故事,它證明優勝劣敗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與年紀無關。但編導即使相信投資客高登的狠辣手段與東山再起的雄心並未隨時間老朽,老父高登的心境畢竟是有些溫軟了。本片最後宛如緊抓住浮木的溺者般,略嫌突兀地回歸人性化的溫情訴求。高登終歸是有那麼點悔意的父親,傑克畢竟是有原則有理想的投資者,一切都歸於好,一群在次級房貸泡沫中致富又崩盤的投機客,在經濟風暴中不但僥倖存活,還能在曼哈頓的公寓屋頂歡聚同樂,迎接新生命的到來。這等天真所暴露的,與其說是本片的自我感覺良好,不如說是人過中年的奧利佛史東,已不復當年的尖銳犀利。



*後記:本片很可以和同年出品、勇奪今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黑金風暴(Inside Job, 2010)兩相對照,對於2008金融風暴的遠近因、複雜性與黑暗面,提供深入的剖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