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3, 2011

看片小記: 最熟悉的陌生人 (2008)

(不覺得這張海報裡的全度妍很像Ellen Page嗎...)
在風光各地的《密陽》(2007)與開高走低的《下女》(2010)之間,全度妍於2008年悄無聲息推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這或許是全度妍近年來最「輕鬆」的一次演出,既沒有如《密陽》裡哭得淒厲痛絕,也無須像《下女》中那樣全裸演出;大部分時間她都是板著一張臉作內心戲,靜靜搬演一位向前男友討債的女子潛移默化的內在情緒。

本片故事非常簡單並生活化,講述一個女子向前男友討回一年前借給他的錢、因而在一天當中陪他四處籌款而有的不同遭遇的故事。故事一開始給我們很少關於這位前男友秉雲(河正佑)的資訊,只感覺他是個嘻皮笑臉、借了錢就跑、整天泡賭馬莊的爛人;我們依附在故事主人翁熙秀(全度妍)的觀點之下,感受她的委屈,以及她對秉雲的憤怒與輕視。隨著故事開展,兩人一站接一站地去籌款,我們也跟著逐漸認識秉雲更立體的個性與歷史:與其說爛,不如說秉雲的吊兒郎當,其實來自他個性裡的一種幼稚、隨遇而安,以至於那種軟骨頭似的嘻皮笑臉、自嘲與拍馬屁,到後來甚至顯得有點可愛。最後債還清了,卻又有新的借貸關係;熙秀氣消了,新的借據貼在冰箱上,電影在這裡結束,故事卻餘韻不絕。

電影全片的攝影拉得很近,演員表情變化都清楚收進畫面,本片卻沒興趣經營角色之間的關係衝突或內在的情緒張力;相反地,它要我們陪著主角同去籌錢的過程中,和熙秀一起去靜觀秉雲的生活,從此細細體察她緩慢幽微的心境變化。這部電影試圖捕捉的,未必是熙秀對秉雲舊情難忘或舊愛復燃;我寧可認為它是要捕捉感情本身曖昧模糊的樣態,在愛、恨、及無動於衷之間,去玩味那流動、無可名狀、淡然卻又複雜的情感。這種情感往往在與他人相處的一個又一個的小細節中,不知不覺地改變人的好惡觀感;如同熙秀在電影開頭面對秉雲時緊繃而充滿不耐與忿恨的臉,經過一整天的相處與側面觀察,到了片尾和緩軟化成一抹微笑。也因此電影末了並不真的解決了債務的問題,而熙秀或許不真的又接受了秉雲,但也不再恨他;她只是默默而釋然地諒解了。那份諒解在最後熙秀看著秉雲背影而露出的微笑中、還有再讓秉雲簽下的借據上,悄悄地暈染開來。


本片攝影沒有特別突出之處,可能是因為導演李潤基(一說為李胤基)有意的節制,在平實內斂的電影美學中使演員飽滿的表演情緒得到完全的發揮。演技已無可挑剔的全度妍固然表現得當,飾演秉雲的河正佑也將看似浪蕩的可愛男主人翁詮釋得入木三分,同樣功不可沒。


*影評人Ryan對本片導演李胤基的介紹由此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