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2, 2011

漫遊的偵探?

去年收視率大紅的日劇《新參者》(新参者, 2010)改編自東野圭吾的同名小說,講的是偵探加賀宮一郎在東京中央區日本橋的人行町初來乍到、隨即遇上一宗看似沒有頭緒的中年婦女凶殺案。在加賀辦案的層層抽絲剝繭之下,加賀不僅不步逼近凶殺案的真相,也在過程中一一挖掘出圍繞著死者身邊許多其他並不相關但相互牽引著的人與故事。

《新參者》的故事場景非常小,幾乎只圍繞在人形町與小傳馬町兩條街上。加賀每天在這兩條街上晃盪,看似無所事事,卻以他無比敏銳的洞察力,一一拆解看似詭譎的謎團,讓兩條街上的故事一個又一個向觀眾綻放。觀賞這齣劇的趣味正在於此:加賀與福爾摩斯或史貝德之類的偵探不同之處,在於他特有的辦案風格。不論是文質彬彬的福爾摩斯或硬漢史貝德,他們進行偵查推理的場所多半是犯罪現場,或是會將他們直接指引到罪犯或共犯的地方;換句話說,他們的辦案方式正在於展現他們精準的判斷力和辦案效率。


相較之下,加賀迂迴的辦案方式比較像個四處晃盪的遊客,在市區裡、馬路上漫遊,沉靜但敏銳地觀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讓我們看到整個社區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網絡。當每個人的故事都一一浮現之時,關於犯罪的人事與真相,也便呼之欲出了。套一句加賀在劇中所說,他之所以去探求諸般與命案沒有直接關聯的線索,是因為去照顧被害人親屬的感受,也是辦案的一部分。偵探加賀有點像到處在散步,又有點像是四處化緣的苦行僧,每造訪一戶人家、一間商店,就牽起一絲人情恩怨的長線,逐漸編成一張密實的網。

加賀在街道上行走觀看的姿態,看似毫不專業,卻也可能正說明了在都市層層密疊的空間中尋找線索的不二法門:多走、多看、多聽。這種若有所思的晃蕩,莫非是在呼應班雅明筆下那自適的漫遊者?這似乎是個有趣的問題。本劇謹守東野圭吾的本格派推理方式,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洩漏凶手身分的任何可能線索;阿部寬飾演帶點古怪氣質的加賀恭一郎,看似毫不費力,卻其實和他以往的表演並不相同,自有內斂奇趣之處。

至於鯛燒大排長龍之秘,至今無解。

7 則留言:

Jessica Tsai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Chia-Chin Tsai 提到...

新參者後來有一個 SP「紅手指」,我覺得很好看。其實東野圭吾的作品早期出名作品雖是以本格派為主(最最早期還未發跡的作品也有很多是為了謀生不得已的爛作,連東野桑自己都承認),但晚期漸漸的已經不是那麼著重密室的縝密性或是詭計的精巧性,反倒是反映在犯罪背後的人性或是動機,新參者就是這樣的作品,藉由加賀刑警的眼睛,拼湊出被害者生前的最後一日。(不過現實中的刑警哪有可能都像他這麼閒,可以悠哉地只辦一件案件呢?)。

轟ㄟ專用 提到...

不知為何妳的留言不見了
還好寄到我的私人信箱那份還留著...
總之感謝告知
東野的小說我讀得很少
新參者也是在因緣際會下看到日劇作品
這篇只針對日劇寫的,小說本身如何就不知道了

轟ㄟ專用 提到...

ㄜ...留言被我找出來了
原來是網站雞婆,不好意思

又,紅手指會去找來看,再次感謝告知
(那請問妳知道鯛燒究竟為何大排長龍嗎...?)

Chia-Chin Tsai 提到...

東野圭吾可能是偵探推理小說家中,最受電視編劇歡迎的吧!他有很多小說被改編成電視劇或電影,像是「嫌疑犯X的獻身」、「偵探伽利略」、「白夜行」、「流星之絆」、「名偵探的守則」等。

東野桑的作品我有時看的是小說,有時看的是電視劇,只是難免會拿早期和晚期作品一起比較,看作者的人生歷練反映在作品裡。新參者是比較晚期的作品。

至於鯛魚燒店「銀のあん」原本是沒有這家的,我想大概是東野桑或編劇在電視劇中鋪的一個梗吧!因為加賀刑警非常喜歡吃甜食,所以他被派來這裡時非常興奮,因為有很多甜食老店可以讓他吃。老店名產自是大排長龍囉! 

Chia-Chin Tsai 提到...

我因為很愛看偵探推理小說,所以連帶推理劇、警察辦案系列的日劇也很愛,新參者那一季的日劇有濃濃的推理味道,當季除了「新參者」,還有很多也是以偵探、警部為背景的,像是「絕對零度」、「JOKER」。只不過瀏覽了一下,你曾經看過的電影或電視劇,發覺比較少這一類題材,可能每個人各有所好囉(我承認我所喜愛涉獵的範圍是怪了點)!

PS: 上次我的確留言兩次,不過第一次被我刪除,不過兩次留言相同,只是在選擇身分後來換了。

轟ㄟ專用 提到...

其實我並不是完全沒接觸
反而這幾年還看過一些推理小說&日劇
只是我不會每次看完都寫心得報告
一是未必寫得出甚麼東西就乾脆不寫
二是...話說有種東西叫懶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