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7, 2011

看片小記: 王者之聲宣戰時刻 (The King's Speech, 2010)

又一個令人不解的畫蛇添足片名中譯案例。

本片在奧斯卡獎頒完後才在國內上映,顯然是賭對盤。這當然是事後諸葛,但本片挾四項重要大獎之威,包括最佳影片、導演、原著劇本、以及男主角獎,在台風光上市,果然立即收到催票效應。就其英規小品的格局來看,若異時異地,可能很難收到同樣的票房成績。

但這並不意味著這是一部小鼻子小眼睛的作品。對英國影音工業有點接觸者應該能同意,本片如同許多BBC的電視劇,從製作、表演、攝影、剪接、編劇到聲音,都有全世界最拔尖的精緻水準。這部關於英王喬治六世克服緊張時必然口吃的毛病、並在英國瀕臨二戰的關鍵時刻發表動人的成功演說的電影,講的不僅是一個人的心靈成長故事、或是一個凝聚全國人心的演說事件的來龍去脈;它講的也是影音科技進展的時代下,一個國家領袖的形象與在場如何隨之牽動的故事。片中有一段英王喬治五世(以第二任鄧不利多為世人熟知的Michael Gambon)向次子約克公爵(Colin Firth)的說教,要他把說話練好。他說:

"In the past all a King had to do was look respectable in uniform and not fall off his horse. Now we must invade people's homes and ingratiate ourselves with them. This family is reduced to those lowest, basest of all creatures, we've become actors!"

這段話是在為皇室如今需要降尊紆貴、扮丑討好民眾而感嘆,但它也一針見血地道盡政治領袖或公共人物的在場與形象,因為廣播、電視、以及愈見精進的現場轉播的影音科技,從靜態的圖像變成動態的、更具體的影像與聲音的組合。也因此公共人物從此變得更加需要表演訓練,好展現他(她)所謂的領袖氣質。就這一點來說,影音科技之於貴族,之於政治領袖,之於許許多多魅力型的公共人物,有可能其實是一種障礙,甚至是詛咒。反過來想,這些有可能威脅領袖光環的問題,在拿破崙(矮子)或朱元璋(流氓)的時代便不存在。


當然,喬治六世成功克服口吃,造就本片積極向上的勵志故事。本片製作水準之精良,不但整體水平高,流暢且豐富,攝影方面也有巧妙處。本片大量使用特寫鏡頭來演繹對話場面,卻不致單調,反而凸顯角色的內在情緒,並藉著畫面中頭臉的位置與其他物件的大小對比,來表現視覺上的角色心理,有其細膩之處。影帝影后等級的演員同場飆戲自不待提,最搶鏡頭者堪稱喜感與深度兼具的Geoffrey Rush,他接連扮演雌牙裂嘴、表情誇張的海盜船長多年,仍能自由穿梭商業片與獨立製作,接連繳出好作品,實屬不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