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04, 2011

看片小記: 黑天鵝 (Black Swan, 2010)

Darren Aronofsky繼璞玉般堅潤的前作《力挽狂瀾》(The Wrestler, 2008)之後,推出以芭蕾舞團為故事背景的《黑天鵝》。前者主角為落魄頹老的摔角選手,後者的故事主人翁則是律己甚嚴、不斷自我鞭策的年輕芭蕾舞者,兩個故事看似毫不相干,其實擁有同樣的內在精神。摔角選手和芭蕾舞者,就某個角度來說,都是兼具運動與表演特質的職業。而從《力挽狂瀾》延續到《黑天鵝》的內在精神,就是舞台光環的迷思。卓越實是詛咒,夢想的追求與自我毀滅乃相隨而生。完美表演的極致換來掌聲,它的代價則是周遭世界的失序、最終崩潰。而掌聲與榮耀不是那失序與崩潰的補償,我們應該反過來看:自我毀滅才是追求完美的結果。所以,為了追求卓越而不斷推逼極限,是不可能在舞台上得到救贖的,因為救贖並不存在。求仁得仁、求魔正得魔,光華在舞台上,那光華也是煉獄。所以妮娜(Natalie Portman)在超越自我、倒在墊子上、腹中鮮血汩汩流出、聽見滿堂采時,在迷離的片刻中才終於脫口而出:我看見了完美。

一個芭蕾舞者為了追求完美而不斷挑戰自己的身心極限,導致幻聽幻視、妄想、最後精神分裂,如此故事頗有浮士德色彩。本片既搬演芭蕾舞團內的勾心鬥角,也演繹理性與自然、壓抑與奔放不羈的二元辯證,更有高度控制欲/依賴的母親與弒母情結的家庭倫理劇元素,最後將上述布局一一收攏進高度心理分析特質的驚悚類型中。驚悚似乎是一種封閉性格極強的心理狀態,這種恐慌出於人對於有限空間中各種有形與無形邊界的不信任,卻又無法突破這些界限,因此鬼影幢幢,既自我封閉、又矛盾地對這種幽閉狀態恐懼莫名。《黑天鵝》驚悚之處,在於它透過那些鬼影幢幢的畫面,精準捕捉到家庭空間、充滿陰影的空間,如何投射出毫無安全感的、自我封閉的心理狀態。同等驚悚的是,生活在千萬人口的紐約市,整座大城對每日通車往返曼哈頓中心的妮娜來說,彷彿是不存在的;她幾乎只生活在家中、練舞室、以及地鐵車廂中。這是本片透過攝影,製造出故事主人翁眼中的生活空間的另一高招。


長相斯文復古得不合時宜的導演Darren Aronofsky,其長篇首部作《死亡密碼》(Pi, 1998)就備受矚目。而《黑天鵝》打從去年威尼斯影展首映就榮寵齊集,一路橫掃各式女演員獎,在導演、攝影、劇本與最佳影片等重要獎項,也多強勢問鼎,加上各市場的驚人票房,甚為風光。從本片回溯Aronosky的作品與風格,可以看出他向過去的自己借用靈感的痕跡:使用聲音、剪接與鏡頭的移動,來製造觀影的心理壓力與驚悚效果,來自第二部長篇《噩夢輓歌》(Requiem for a Dream, 2000)或更早的《死亡密碼》。醞釀多年的《真愛永恆》(The Fountain, 2006)讓影迷期待落空,但其中精緻的電腦特效,被天衣無縫地編織進本片影像中。讓Aronofsky和老牌演員米基洛克同回頂巔的《力挽狂瀾》,則遺留給《黑天鵝》整個作品精神的骨幹。說本片是導演之前三部作品的集大成,可能有些道理。


*本片的英文官網收了幾幅繪圖海報,和官方海報相比,優雅仍在,但少了詭譎,頗可收藏。

3 則留言:

41 提到...

閱讀了看片小記,我也覺得寒意悄悄而起...

轟ㄟ專用 提到...

妳可以問小熊
她感受很深刻!

吳小熊 提到...

我........覺得驚悚的、或是Nina內在掙扎自我逼迫的部分都還好,但是令人會想從椅子上跳起來的是....裏頭有好多看起來超痛的畫面!!!!!痛痛痛痛痛!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