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31, 2011

同等奇幻的夜市人生

鷄排英雄 (2011)

今年春節檔強片不少,而且有兩件事值得注意:首先港片完全缺席。國內片商吝於引進港片已是多年惡習,對比二十年前凡過年必備的一成二周,到今日甚至不見輕薄短小的賀歲港片,足見兩岸三地電影產業從攝製到行銷的驚人傾斜。另一件便是台片勢力難得的踴躍:一部純台片和一部混種台片,還可加插花的周杰倫。打從兩、三個月前就開始累進式宣傳的《鷄排英雄》,是僅有的純種土雞。

單靠豬哥亮那頂油亮光鮮的西裝頭,就讓我決定把今年春節檔第一部進戲院看的電影獻給它,而且特別挑選在旗艦大廳放映的樂聲戲院。老實說,能在樂聲的超大銀幕上看台片,真的非常爽。當然,台產片要能夠在向來放映好萊塢強檔片的樂聲旗艦大廳登堂入室,想必有它的門路。果不其然,本片相當聰明地請二十世紀福斯扛下發行重任。

《鷄排英雄》是部很奇妙的電影。它的故事背景設定在現代,全片卻總給我一個六、七零年代的fu;夜市看起來好像是在中南部,但其實設定在台北一帶,卻又從未指明是哪座城市;頗有豬籠城寨空間感的夜市,喜劇故事的編織卻很有日劇風格;最後,它以典型的喜劇模式,卻拍出超過兩小時的嚇人篇幅。一時之間還不知怎麼來評判這部聲勢強強滾的作品。或許可以這麼開始理解《鷄排英雄》:這是一部帶有奇幻意味的當代台灣顯象錄,在台灣這座島上構築一個完全虛構但看似寫實、笑中帶淚台味十足的通俗歡樂劇。

打從片子一開場看到「八八八夜市自治會」的招牌,就應該知道這是台灣島上完全不存在的夜市,但也正可以用來指涉任何一座城裡的任何夜市。圍繞著八八八的所有人事物,儼然是整個台灣社會文化生態的縮影。片中儘可能收進台灣今日通俗文化的視覺符號,從雞排、夜市牛排、夾娃娃機、台客、宅男、氣質女、西裝畢挺的政客或財團、到掌中戲偶和電音三太子。從這些符號編織成的,則不外乎能高度呼應台灣政治社會現狀的選舉狂熱、政治抗爭、大雜燴的夜市生態、媒體炒作的荒謬卻又極其必要、隨陸客而來的滾滾商機、當然還有永遠在夾縫中求生存的台灣精神。

光是要從以上元素譜出一部台灣社會現形記,就已經野心太大,本片更想銜接上台灣幾條辨識度高的歷史軸線。塵封在夜市自治會長阿華(藍正龍)家中的掌中戲偶,還有林亦南(柯佳嬿)父親的社運記者背景,分別用來串起台灣本土文化與社會的重要歷史記憶,並且藉由這些符號為本片稍稍點綴一些歷史厚度。但很可以預見卻也很無奈的是,做為一部狂想曲般的皆大歡喜賀歲片,《鷄排英雄》不可能真的拋出甚麼深刻的社會提問,遑論尖銳的政治批判;導致掌中戲偶只是用來提醒阿華燃起熱血的工具,而社會運動中追求民主自由與歷史真相的理想,也在亦南不知所云的緬懷和加倍不知所云的記者事業的巨大落差中,被她的眼淚與愛情草率地消費掉了。說穿了,《鷄排英雄》神似去年同時期出品的《艋舺》,除了服務編導自身浪漫包裝過的回憶之外,便是以粗糙短淺的風格,再造整個台灣的文化國族想像,好讓觀者重新為自己心目中濃濃台灣味的義氣、善良、人情味、草根卻又隨機應變的生命力,找到對號入座的蘿蔔坑。

因此,張進亮議員(豬哥亮)童話般地良心發現、夜市奇蹟似地黑勢力淨空、各攤位間無關痛癢的眉角、土台客和氣質女戀愛成功,都可以在一張張淳樸樂天的台灣臉孔—還有電音三太子的舞步—之中船過水無痕。這畢竟是超現實的狂想曲,畢竟是皆大歡喜的賀歲片,男女主角終成眷屬,好人都會得救,壞人都要被抓,不是嗎?至於身處風暴核心的亦南,發揮記者「專業」來拯救夜市的方式,竟不是深入報導、探討夜市人生、挖出政商勾結黑幕,而是請電視台來八卦炒作、並且動員各夜市來抗爭現場聲援喊口號,真不知該說是喜劇設定之下的只好如此,還是對當前台灣記者普遍不專業的絕大諷刺。



格上關於《鷄排英雄》的剖析極為精要,許多批評一針見血,值得推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