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05, 2010

看片小記: 哈利波特之死神的聖物I (2010)

現在才說這顯然已是事後諸葛,但當初看完《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2007)時,我就為這部系列新作與以往不同的影像風格,而對新延攬的導演David Yates印象深刻。連續三部哈利波特電影的摸索下來,我認為最新的《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前篇幾乎脫胎換骨,自結合奇幻、神話、青少年成長等類型的哈利波特電影中,再次脫穎而出,蛻變成為一部成人的電影。最新的哈利波特電影是一部就影像語法、創作意識、還有象徵使用都極其成熟的作品。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是一部政治電影,全片從魔法部長正對鏡頭宣示捍衛魔法部不受佛地魔一幫人來犯開始,就清清楚楚是一部關乎政治鬥爭與迫害的電影。全片故事發生的場景,完全沒有出現霍格華茲學院,沒有學院裡妙趣橫生的傳說、眼花撩亂的裝飾與機關,更沒有充滿天真童趣的魔法學習、或是低限刺激的魁第奇比賽。所有過去的哈利波特電影中能靠特效或故事來討喜取觀眾歡心的情節,本片幾乎完全消失(雖然我承認變形那幾段還挺好笑的)。連配樂的使用都變得異常節制。聰明的觀眾可以從一開始就發現,此片毫不掩飾地批判納粹獨裁,已經不是影射兩字可以形容;那根本是直指納粹殘暴罪鮮明的證據:蓋世太保、秘密警察、臂章、受迫害者的審判與肉體烙痕。而這些極權的線索,正是早在第五部哈利波特電影中,桃樂絲(Imelda Staunton)出場時,便已早早埋下。

我們從本片故事的推動,就更能確定《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政治迫害的基本調性。緊接著魔法部長鄭重嚴肅的發言和佛地魔一幫人的密會後,整整兩個半小時的電影就是關乎獵殺、審問與政治迫害、滲透、反滲透、情報工作、逃亡。電影中間有很長一段,是在處理哈利波特等三人的逃亡,以躲避佛地魔控制下的魔法部的獵捕。我們甚至很難看到哈利波特等人,能夠和已接管魔法部的佛地魔等人正面抗衡。他們只能不斷藏匿逃亡,再伺機臥底滲透,竊取他們需要的情報或物件。天命之子哈利波特與友人,已然成為魔法世界中的閃族,在佛地魔快速竄起的極權下四處潰散,無人能夠信任,幾乎要被逼到絕境。

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到了《死神的聖物》終於有了史詩規格的戲劇重量。不只哈利波特長大了,哈利波特作為一部電影,也終於揮別那些花俏、熱鬧,真正地長大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