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8, 2010

看片小記: 醉後大丈夫 (The Hangover, 2009)

這部在去年小爆冷門大賣座的喜劇片,勇奪暑假賣座探花,雖然許多笑點在預告片裡該洩的都洩得差不多了,整部片可看性還是很高的。像這類以長不大的男人狀況外搞笑為主軸的喜劇片可能要有個新名字,來標誌它的次類型。我姑且把這類喜劇稱為dude movies,這種喜劇的主角一律是自作聰明或完全狀況外的大男孩,玩世不恭卻又很認真地看待玩樂這回事,對兄弟異常熱心卻總是搞砸一堆事,非常夠義氣卻很會陷害哥們,奇怪的是偏偏最後總是皆大歡喜,問題能奇蹟似地得到解決而且所有人都原諒他們犯的錯。

這種dude喜劇過去十年來迭有狂賣作品出現,對美國電視熟悉一點的,應該可以發現一堆廣告也是以同樣的模式,在製造這種讓人又氣又好笑的可愛dude形象。《醉後大丈夫》在這次類型中脫穎而出,或許只是個偶然,它除了反映男人心底永遠藏著一個男孩、以致男人永遠有一部份長不大或根本不想長大這個事實外,大概只能博君一笑罷了,再沒別的時代或社會訊息。


但真的如此嗎?《醉後大丈夫》的成功或dude喜劇的風行,真的只是偶然嗎?這部電影傳遞了怎樣的訊息:四個大丈夫從洛杉磯出發到賭城計畫瘋狂一晚,為其中的道格(Justin Bartha)舉辦婚前的單身派對。在沒人記得發生了甚麼事的一夜過後,道格失蹤了,而剩下的三人追根究柢後發現他們嗑了藥,偷了台警車,偷天換日A走少數族裔黑幫的錢財,摸進另一個少數族裔名人的後院並且對著他的泳池撒尿,其中一位摟著一個脫衣舞孃、走進又另一個少數族裔經營的結婚禮堂。最後,這三位顯然甚麼事都能搞砸、唯獨不會放棄朋友的大丈夫們,在最後一刻找到失蹤整整一天一夜的道格,及時趕回去參加他的婚禮,所有麻煩都得到解決,連河東獅吼的牙醫都擺脫剽悍未婚妻,皆大歡喜。

整個事件從頭到尾,沒有一位大丈夫需要為他所捅的紕漏承擔甚麼重大的責任,竊盜國家公器,賭場出千,嗑藥黑吃黑,悔婚,私闖民宅,統統不足以成為他們的人格汙點。而故事中比較負責的道格,也是幾乎整部電影缺席的那位,如果說本片是模範生追追追的故事,應該相去不遠。注意到電影海報上不見了一個人嗎?就是這個意思。本片以此足堪當代美國的政治寓言,總結廿一世紀前十年的美國政治、尤其是共和黨政客的面面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