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3, 2010

看片小記: 美日兩帖

這幾天天氣實在不錯,難得盆地邊緣能連續好些天出太陽,恰巧昨晚冬至接連進補兩部今年的片,分別是好萊塢和日本各一部,當真是好時光看美日片,應景得很。


人工進化 (Splice, 2010)

這是請兩個聲勢下滑的明星、用好萊塢大製作的技術拍出B級片規格的科幻驚悚cult電影。Adrien Brody很奇怪,只要接商業片都盡是些看都不會想看的鳥片;演而優則導的才女Sarah Polley更怪,只要接演商業片就會走極端,一碰上科幻驚悚或恐怖的次類型非要詭異還帶點噁心不可。這兩個怪咖一起接的片,果然也不會正常到哪裡。

“splice”這個單字當作名詞是接合物的意思,在本片指的是兩位生化學者所做的混合基因實驗。《人工進化》這片名取得非常好,完全傳達這部片最核心的故事主題。一對夫妻或情侶科學家透過混合不同生物的基因創造出新的物種,下一步就是注入人類DNA來做活體實驗了。基因遺傳科學過去一二十年的進展,反映在電影身上,已經讓通俗大眾文化開始接觸到複製人與基改的問題,這次玩的概念其實並沒有特別新穎,畢竟人獸合體與人扮演上帝的角色造人這些題材,已經拍過許多許多了(雖然真正好的電影沒幾部)。《人工進化》野心可算不小,上述元素都摻雜一點,還帶進B級片少不了的噁心(血肉模糊)和色情(人獸交+強暴+亂倫),生物自體變性、性交的生物本能、生化科學的倫理極限、戀父弒母情結,甚麼都碰了一點。但正是因為甚麼都摸些卻都點到為止,所以到最後甚麼主題都處理得很粗淺草率,連故事都說得不完整。最糟的是兩位故事主人翁的許多心理轉折和內在掙扎,因為缺乏經營,使得那些情緒轉變讓他們看起來像是兩個拿著大槍亂揮的小孩,不是邏輯嚴謹、受過高度專業訓練的科學家,而是兩隻無頭蒼蠅。

其實這部電影好好拍的話,以劇情之繁多討論課題之廣泛,很可以發展成一部年度科幻電影的規模;不過這樣又怎麼會是B級cult片了呢?片尾留了個伏筆,如果有機會拍個續集,希望至少要有惡靈古堡系列的架勢。

再見,總有一天 (2010)

我已經連看兩部聲勢強勁但結果都不滿意的日本片了。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是不是大製作的日本電影已經逐漸流失創作能量,無法掌握甚麼叫做用影像說故事了?《再見,總有一天》打著中山美穗演出改編自丈夫辻仁成同名小說的旗號,還特地加個全裸演出的宣傳重點,結果卻是七零八落,非常沒頭沒腦。

《再見,總有一天》的故事主要是透過東垣內豐(西島秀俊)和直中沓子(中山美穗)在曼谷的一段靈肉交纏的奇情,來看日本經濟勢力在東南亞紮根並擴張的過程。整個前面的一個半小時都在鋪陳兩個主人翁在彼此的身體裡越陷越深、無可自拔的過程,卻對兩人感情的掙扎與反覆難捨著墨不足,以致後來兩人對彼此超越時空的深情眷戀,顯得空洞無說服力。對整部電影傷害最深的,我認為出現在最後半個多小時。故事一跳,恍惚間已是二十五年後的日本,從電影本身卻無法得知沓子是怎樣從紐約又回到曼谷、並且一路做到東方酒店的VIP經理;而模範青年東垣內豐與尋末光子(石田ゆり子)的家庭究竟在何時出了怎樣的問題,使得長子出走、夫妻相敬如冰;豐又是在甚麼情形下,放棄夢想已久的東方航空社長大位。

這些有欠交代的情節,終究讓本片最想表達的那刻骨銘心的摯愛,變得沒有血肉,顯得堆砌而矯情。就像片中曼谷酒吧內歌手唱的西洋歌曲,有氣無力,虛浮空蕩,徒具嗓音和英語咬字,唱出來的盡是沒有飽滿情感的旋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