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0, 2010

看片小記: 告白 (2010)

這部話題之作一直挺進到第八周了,周末票房還有前十名,在大台北累積票房已經突破兩千萬,遠遠超過雷聲大雨點小的好萊塢A級電影《麥克邁》。這種成績別說是長賣型藝術電影的異數,就是強檔商業片中都屬少見,讓我終於忍不住去探了究竟。我在絕色影城看的早場,將近兩百個座位竟還坐了近三分之一滿。

感想:話題作品未必會是你喜歡的作品,正如同所謂的經典也不是你都會喜歡的一樣。

誠然,電影《告白》集當今東亞社會的校園畸形現象於一身,並且嘗試開拓一種推理的模式(雖然我並沒有特別喜歡),讓兇手一開始就現形,再去鋪陳各個要角的深層心理。就內容來說,本片試圖傳達一個更重要的訊息,就是校園內的霸凌、排擠、荒廢學習、裝瘋賣傻等極端狀況,往往來自家庭或社會本身的失序或失能,而不是學生本身的壞。(反觀國內媒體報導校園霸凌時,屢屢對青少年的殘暴或冷血納罕詫異,以為是教育出了問題,卻少去討論社會本身或成人示範性或引導性的作用何在)可是電影本身的影像敘事,彷彿是四十支MV拼貼而成,斧鑿痕跡很深,許多慢動作的效果放大了影像本身的情緒,加上攝影取鏡用心,視覺上華麗多變。但總體來說我的感覺是玩過頭。拍出《下妻物語》(2004)、《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2006)的中島哲也,大概不是很對我的脾胃。

話說回來,日本片真的很善於表現人的怨念。真的只有日本人獨特的文化思維,能夠精準傳達出以最激烈最讓對方痛苦至極的手段,來表現那種對恨與復仇的偏執。而且鑽得之深之入骨,完全掌握到甚麼叫人的魔性、甚麼叫做執念。唯二的明星演員松隆子和木村佳乃,身為配角不搶眾位小朋友的鋒頭,還不計形象演出那種深沉與極致到接近瘋狂的憤恨,令人驚心。



後話:看完電影順著235號公車坐到南昌南海路口吃素享盛名的老熊牛肉麵,湯頭尚可,但牛肉沒入味,難得的手工刀削麵條,入口即散,沒有嚼勁,甚為可惜。找店面的時候,注意到南海路靠近羅斯福路口的地方並列兩間規模不小的金石堂和星巴克,有點好奇在這種地方設店,客人都從哪來?吃完麵沿著南昌路走,街景新舊各半,有些店家依稀是記憶中的模樣,有些則一看簇新的模樣便知是近年才換上的。想起上次走這段路,已是足足廿年前的高中時候,時間真是不饒人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