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1, 2010

看片小記: 涼宮春日的消失 (2010)

有在固定收看本台的鄉親,應該記得轟ㄟ之前報告過的涼宮春日系列的感想。老天垂愛,回國剛好遇上系列最新劇場版【涼宮春日的消失】,而且巧不巧更遇上日新戲院體貼宅男,特別挪一天在最大廳放片子。其他日子可以做普通人,這一天可一定要堂堂正正地當個宅男啊!

說真的,宅男不是容易當的。沒算好捷運轉車的時間,到戲院的時候已經開演十分鐘左右。摸進戲院時,瞥眼一看大廳,正中央大約坐了五六十人,估計應該九成是宅男粉絲吧?!當臥底宅男最新鮮的,莫過於他們的笑點還真的有一點點不一樣,而且他們還很一致地落在同一個笑點,很有默契地輕笑兩聲。坐在前排靜觀這些微妙的舉動,都覺得我快要有次文化人類學者的田野精神了。

老實說,這部片雖然故事說得不錯,沒有什麼冷場或荒誕情節,卻也不是什麼可口宜人的動畫。首先它足足有兩個半小時的片長,記憶中沒看過哪部動畫電影有這種片長。而片中點到的存在焦慮,不論是阿虛面對周遭昨是今非而有的自我認同的質疑,或是長門有希因為起心動念而有的慾望意識,兩相前後呼應,都是很可以推敲的切入點。而故事的推動如轟ㄟ之前提到過的,雖以涼宮春日為名,實則以阿虛為軸心;同時,使整部電影的故事得以發生,啟動者更有第三者(不敢暴雷)。寫到這,整個涼宮春日系列的後現代與後結構的論述架構已經呼之欲出了。

不過在接近尾聲時,電影還很聰明地玩了一招文藝片特有的浪漫,讓成年的朝比奈實玖瑠向阿虛細訴高中時光的美好。當從未來回到此刻的她帶著款款柔情說著,高中以後的人生從此什麼都不一樣了,電影想起抒情而感傷的弦樂,那真是十足拔辣卻也無比動人的一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