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09, 2010

超親密小戲節 之三: 【手拖手】

(本文同步載於飛人集社劇團部落格)

五哥的巫雲小館打從搬到公館後就沒來過,沒想到有機會再進巫雲竟是為了看戲。走進館子,溫暖的木造裝潢與昏黃燈光如舊,只是比在龍泉街時更精緻寬敞。五哥也像從前一樣酷酷的,三四年沒見了,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還記得我。

小戲節帶路的工作人員經過香氣四溢的廚房門外,一路不停步,拐個彎,帶我們往地下室走去。巫雲有地下室?一行十幾位觀眾就像是一條大蜈蚣一樣—不是很噁的人型蜈蚣—慢慢向地下鑽去。地下室是個鋪著榻榻米的小房間,剛剛好讓我們所有人坐滿而且不嫌擁擠。這是今天公館場次的最後一場演出,我們要看劉毓真的【手拖手】,但是目前為止還看不出來哪裡是舞台,演員要從什麼地方出場,怎麼表演。

然後房間突然整個漆黑下來,慢慢地看到我們對面牆上原來是氣窗的密閉窗戶,另一端開始出現閃動的紅色光點,隨後窗門緩緩拉開,表演開始。這樣巧妙利用表演場地現有裝置來變成表演的一部分,真是高明而令人驚喜的作法,我感覺我的雙眼都亮了。只看演員的臉從窗後的漆黑深處浮現,口銜著那閃爍虹光的玩意兒,開始搬演關於手和手小孩(?)的故事。而我們便仰著頭,像小時候坐在地上看野台戲似地,欣賞這場演出。

【手拖手】的完成度很高,故事好懂表演流暢,演員劉毓真的手部表情相當生動,聲音的搭配也很活潑。因為這是非常可口親切的演出,我猜想這應該是老少咸宜、特別適合小孩子看的戲吧?但又好像不是,因為在表演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隨著故事的發展,出現了兩個需要手腳並用演出的角色,這時毓真便一一伸出她的兩條玉腿,手腳並用、競飆演技。

這時我其實是心底突地一跳,給小小震攝到了。因為毓真在配合演出而穿的短襪之上,一直到短褲的地方,兩腿沒再穿緊身褲或其他衣物;更重要的是,她為了演出需要,左右腿隔著兩扇氣窗中央的支柱,跨坐在窗台上,兩手兩腳並用演出。說實在,我此刻應該要為毓真習得左右互搏心法的真傳而由衷欽佩不已的,但我不得不想:一個演員穿著緊身短褲和短襪,向觀眾張開玉腿,究竟是個什麼玄機?

我猜想,這或許是個意味深遠的設計,也有可能是個美麗的誤會。無論如何,那很像是個挑釁,以一個偶戲女演員向觀眾展示她張開的大腿,讓我們不得不在看著毓真的手與腳互相做戲的同時,也去看到她赤裸裸並隔著支柱張開的雙腿,彷彿是個「有何不可」的姿態。誰說偶戲必須天真可愛?誰說偶戲演員必須把肉體掩藏在偶與戲裡?毓真那双看似無意卻若有心的美腿,剝開【手拖手】故事與演出之間的縫隙,讓我禁不住分心,並開始細細品味我的分心。

或許毓真的【手拖手】不僅是快樂單純的偶戲;它也是一場開啟女性主義解讀可能性的政治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