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07, 2010

超親密小戲節 之二: 【箱】

(全文同步載於飛人集社劇團部落格)

我在超親密小戲節看的第一場戲是【箱】,地點在捷運台電大樓站附近、路徑曲折的直走咖啡館,為了找路簡直把我折騰得都要懷疑我是不是太久沒來公館混了。

看著擔綱的女演員彷彿似曾相識,原來一個月前才在【剪紙人】領教過邱米溱的演出;而咖啡館中狹窄的空間一下子把演員和觀眾的距離拉得好近,讓我清楚看見她的臉部表情和肢體語言,甚至近到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她和她操作的小偶人。我不太了解一開場的皮箱要我看些什麼,是要預告任何箱子中都藏著無盡的等待我們去探索的可能性,還是它只是讓懸在柱子上紙箱中的小偶人出場的序曲?小偶人上場後,又開了幾個小紙箱,變出幾個小把戲,最後出現一大一小兩面鏡子,彷彿都成為小偶人和觀眾的遊戲。

雖然整個觀戲過程中有幾個我不了解的地方,但是我很喜歡這齣短劇。邱米溱操著小偶人,賦予小偶人生命後,還會不時跳出手中的角色,用小偶人的聲音說出她自己的口白。這樣忽前忽後的角色變換,讓看戲的玩樂趣味大增;而更有趣的地方在於小偶人邀請伸手可及的觀眾一起陪她(他?)玩開箱子的遊戲。我偷偷為表演者捏一把冷汗,因為如果不湊巧遇到一位不配合的觀眾,或是太害羞太緊張的阿宅,表演不就卡住了嗎?小偶人的脆弱心靈不就受傷了嗎?

或許我整個想錯了。這部戲就是要把它自己從偶戲變成遊戲,我們不再只是在看戲,同時也在遊戲,在這城市中的咖啡館裡玩一場跟箱子與偶有關的戲。小偶人不要表演,她要把腳本暫時丟開,要我們陪她玩。當我們都變成遊戲的成員,就不需要再去顧慮表演的時間表,去煩惱腳本的進度。舞台退散,就不會有演戲與看戲的分別,我們才能和小偶人一起遊戲。

但我沒陪小偶人玩,因為她點了我前座的女生和隔壁的弟弟,就是沒點到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