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9, 2010

三哥告別作

要回台灣就開始煩惱賣家具賣車的問題,賣太快怕剩下的日子生活不變,賣不掉不但補貼不到歸鄉的盤纏,到時後四處拜託轉賣,欠了人情更麻煩。暑假開始沒多久,轟ㄟ就慢慢打包,家具也慢慢在賣,最放不下的就是兩光的三哥,托孤不求賺錢只求變現,讓老驥伏櫪三哥找到新主。

好在美國是個貴人賤人都找得到生存之處的地方,窮人賣破車,自有貧賤之人來臭味相投一番。有人跟轟ㄟ推薦一個了不得的網站叫Craig’s List,只要開得出好價錢,什麼破銅爛鐵都有人買賣。轟ㄟ在台灣同學間四下詢問,顯然已經沒人看得上三哥這等級的飛輪,只能去Craig’s List尋覓有緣人。果然削價求售必會引人注目,三天內電話一堆,不到五天就有買主下單,只等銀貨兩訖。

無奈交車之前,不知道三哥是懲罰轟ㄟ始亂終棄還是捨不得離開,硬是出了兩個狀況,有驚無險,差點讓轟ㄟ交不了車。

狀況一:前一陣子轟ㄟ勤跑紐約市,洽公玩樂兼最後巡禮。恰好那時美東陷入一連串的熱浪,三哥整天跑下來狀況是維持得不錯,只是愈到塞車或等紅燈慢下來或暫停時,引擎會在怠轉的狀況下溫度慢慢升高,但一跑起來又沒事了。本來想說給他擺爛算了,但是畢竟自己也還要開一陣子,轟ㄟ可不想自己遛三哥半路ㄔㄨㄚˋ車,所以乖乖去找阿巴斯診斷。

診斷:不出所料,是引擎冷卻液太少,才會撐不住引擎長時間高速運轉。

解藥:引擎冷卻液加滿,慷慨阿巴斯不收錢。

Bye bye my mitsu, you gave me some good time...and hard time...

狀況二:前個狀況真是小意思,比較起來狀況二真正是有驚無險花錢消災,在要緊的節骨眼上捅紕漏,讓轟ㄟ急得去了半條命。事情是這樣,自從上Craig’s List公告標售三哥後,沒兩天時間已經接了一堆詢問電話,買主更是開了一個小時的車來看,有情有義瀟灑俐落,當場就決定買了,一週後也就是今天交貨。前天灌滿引擎冷卻液,想說三哥應該沒問題,昨天正想說來去學校把買賣單據印出來隔天好用上,於是清了地毯整理完臥室起居間、收拾雜物還給沙發床換風水、吃完早餐屙完屎,離開家門帶三哥去逛最後一次校園。沒想到才轉上河邊道正開始迎著涼爽的微風緩緩加速,三哥突然向放空一樣,踩了油門卻不跑了。靠,是怎樣!竟然在這交車前一天的要命關頭給我ㄘㄨㄚˋ車!趕緊車靠右,慢慢讓三哥滑到路邊,簡單判斷一下,可以肯定應該是變速箱掛掉了。

那時候轟ㄟ只想抓頭髮哀號尖叫。Why why why?!!!!!到底為什麼命運要這樣捉弄我?!去年明明才修過變速箱,還破了一筆財,難不成又掛了?!沒辦法,解決問題優先,小錢也得花了,只好叫拖車公司來拖去阿巴斯那,看他妙手回春的本事。好死不死,阿巴斯出城去了,下午才回來。喂!!我分秒必爭啊!!我等不得的啊!!!!不管,轟ㄟ跟櫃檯那有點脫線的歐巴桑千交代萬交代,這台車我一定要明天修好,不然我不要了。幸好車行還有一位師傅在,歐巴桑說會請師傅先看看問題出在哪、要多久可以修好,再給我個答覆。

更要命的是,這時候買主掛電話來了,說他們想要提早一天來取車,不知道傍晚方不方便。老天祢是要我死就對了,這樣搞我?轟ㄟ隨機應變,哄買主說現在車正在修車行那邊做最後一次檢查,確定車子沒啥毛病了再交車,所以要過幾個小時才知道今天能不能及時去把車取回來給他。這時轟ㄟ已經豁出去了,三哥你非要這樣搞我的話,最後賣不了車那車子我也不要了,賺不到最後一筆車子的錢,至少修車這一筆可以省道吧?

這段短短一兩個小時的煎熬真的就像書上寫的如坐針氈,左等右等怎樣都心焦如焚。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個多小時以後車行來電,說問題不大,破點費立刻可以修好取車。破費就破費吧!轟ㄟ去領了錢付款拿回了三哥,還確定車子跑得沒問題,才回電給買主說車子好了,可以請他傍晚來付錢拿車。這就是三哥回報轟ㄟ兩年半照顧的分手禮物。

診斷:拖車公司的老兄在車行把三哥放下拖車的時候,轟ㄟ注意到拖車的車板上有很明顯是潤滑液的一攤東西。老兄說那是從三哥身上流出來的,應該是變速箱潤滑液,潤滑液流光了,變速箱自然不會作用。車行師傅檢查了漏油的原因,原來是車子底盤有個東西叫drive shaft,我們稱作驅動軸或主動軸的,有一端的接合處摩擦造成的折損使得變速箱潤滑液的管線破裂,所以主動軸和管線需要一起換。

鄉親你們聽得懂這是怎麼回事嗎?轟ㄟ聽不懂,究竟是怎樣這主動軸的接合處會去磨到變速箱潤滑液的管線,但是沒得商量,一定要換啊不然還能怎樣?換,修。阿巴斯的車行有個好處是他偏好只收現金,不跟顧客額外收稅金;這雖然談不上犯法但當然還是不合規定啦,不過轟ㄟ賣車就已經賺不到錢了,如今又額外破財,現在只求少花錢。

解藥:更換主動軸,材料連工錢現金價$178.99,不開收據不報稅,轟ㄟ與三哥的分手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