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1, 2010

殺出回家的血路?

第一滴血4 (Rambo, 2008)

在號稱是席維斯史特龍全面轉向幕後前的最後一部作品【浴血任務】(The Expendables, 2010)上映之前,我想先看一下票房口碑都低空飛過的藍波電影。這是藍波系列電影中史特龍親自上陣、身兼編導演三職的唯一一部。說實在,讓消失整整廿年的冷戰英雄藍波重新回到大銀幕,需要的不僅是一點接近愚勇的氣魄,也需要讓觀眾相信又老了二十歲、後冷戰時代的藍波,還能端出怎樣的菜色。


【第一滴血4】的劇情非常簡單:一群要從泰國北部進入緬甸的美國傳教士,找上藍波當他們的船夫,結果面冷心熱的藍波原本不想多管閒事,後來還是領了一批傭兵深入緬甸叢林中的軍營,去救出這批遭緬甸軍俘虜的傳教士。就這樣。作為一部以戰爭為背景的商業動作片,本片極有誠意,血灑得毫不吝嗇,高速攝影和大量的叢林與夜間取景也為畫面質感和可看性增色不少。IMDB網站上甚至有熱心人士算出了電影在短短八十多分鐘的片長總共死了兩百三十多人,平均每分鐘就要死兩人多,而且斷手斷腳、身首異處,死法之多筋肉之爆裂血漿之四濺,簡直到了恐怖片的程度。同時本片用心良苦,為求影像逼真,不但把緬甸軍閥的種族殘殺儘量做到令人髮指的程度,全片也在泰北邊境靠近緬甸地區、也就是真正種族殘殺的地區取景,所以叢林野戰、溯河而上等劇情都是實地拍攝。

不過這正是問題所在。讓觀眾逼視緬甸軍政獨裁與滅種戰爭等人權問題是本片的人本訴求,救出美國傳教士的任務只是帶出這個訴求的順風車。電影開場就以2007年緬甸抗爭與血腥鎮壓的新聞片段,將我們帶到故事中緬甸軍政府迫害北疆少數民族的時空。但是這麼短的一部片要塞進大量的戰鬥與殺戮場面來滿足商業動作片的視覺刺激,不免就犧牲了許多可以經營這個人本訴求的篇幅,更別提貫穿藍波系列電影的自我認同與掙扎這個主軸。所以除了零星閃現的關於北疆少數族群遭迫害虐殺的片段,讓我們清楚看見緬甸軍的殘暴之外,其他可能有任何深度的部份,比如說第一世界與第三世界的國際政治、美國傳教士在緬甸的人道關懷與帝國姿態、藍波對於世界恆常處在戰爭之中的心理狀態、他對美國的國族與社會文化認同之間的張力等等,都變得極度模糊甚至遭到忽視。就連僅有的女性配角Sarah(頗有年輕妮可基嫚之姿的Julie Benz),看似扮演讓藍波對這世界又產生聯繫、甚至是他似有若無的曖昧對象的重要人物,也很快退居花瓶地位,變成標準物化的西方文明與精神不可玷污侵犯的象徵:金髮、純潔(單純)、女性、中產階級、新教信仰。


將這些社會與政治論述高度壓縮的結果,就使得【第一滴血4】不免顯得膚淺而且充滿偏見。首先是它呼籲世人正視緬甸現況的人道訴求以及不小心露餡的東方主義心態。美版DVD特別收錄了幾個片段,介紹緬甸的獨裁軍權與人權現況;幾個受訪的人權組織工作者不但高度肯定本片揭露緬甸問題的真實感,還說明本片惹惱緬甸軍政府,以致於在緬甸境內觀看本片可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販售本片DVD最高可處無期徒刑云云。史特龍也現身說法,為這部電影得以引起國際輿論對緬甸人權問題的重視感到驕傲。但是電影一開始那個消極厭世的藍波在拒絕載傳教士進入緬甸時,他的理由是:這世界始終如此,你不可能改變它;你應該回去你的世界,回去你幸福快樂的生活。這短短的一句對白,不但道盡藍波離不開越戰、離不開殺戮頻仍的東南亞,回不去美國家鄉,它也點出了西方世界眼中那戰爭與貧窮交相剝蝕的亞細亞,是個一直以來如此往後也不會改變的瘋狂世界。對比於中產階級西方社會的富足安定,橫遍中東東南亞乃至於北韓的亞洲,戰亂的非常狀態變成常態,這變成他們文化基因中瘋狂不可理解的本質。這是典型西方文明的心理投射:一方面展現交雜帝國主義與人道關懷的高姿態,另一方面難掩深植於種族與殖民歷史的偏見。

這道意識形態的難題自然不會在片中得到解決。藍波和傳教士不可能拯救世界,但他們至少能夠拯救一座山頭,還有他們自己。電影在藍波領軍的傭兵們救出僅存的傳教士—當然還有玉體完好的Sarah—之後,殲滅了當地的緬甸軍隊,解放了受迫害的少數民族,而藍波也終於回到美國,他亞利桑那的老家。這是所有商業動作片天真單純的思考邏輯,就是最表面的以暴制暴,以為武力能夠解決所有問題,只要將大反派幹掉,罪惡就消失了。既然是商業動作片的原罪,我對【第一滴血4】也就不忍苛責。我只能說對於藍波系列電影而言,這是一部在某個層次上內部出軌外部脫節的作品。前面三部系列作品緊扣著藍波的越戰陰影,透過一個回到了家卻沒有歸屬感、只能不斷回到烽火交織下的戰士,和美國觀眾對話;【第一滴血】(First Blood, 1982)片尾藍波那情感飽滿而激動的自白,堪當整個系列的註腳。這個系列主要的投射對象是越戰對整個美國社會還有一整個世代的深遠影響,即使是略為出軌的第三集(Rambo III, 1988),也還保持著冷戰框架,以此去定位美國戰爭機器在世界當中的任務與矛盾。

而【第一滴血4】的藍波化身為筋肉依舊膨脹高度機動而寡言的人道戰士後,覺悟到世界是可以改變的,戰爭會結束,家也回得去了。但這就是藍波電影的出路,藍波戰士的最後啟示嗎?屍橫遍野、槍彈與鮮血鋪灑而成的回家之路,也能找到通往和平終戰之途?

2 則留言:

V 提到...

那個....史大叔已經在計劃浴血任務的續集了。

轟ㄟ專用 提到...

妳是從哪裡得來的小道消息啊?我在IMDB網站上都還沒看到風聲呢。

不過如果這是真的,我想也沒什麼好意外的,畢竟是首週賣座冠軍ㄟ!!觀眾真的很捧場,看來80年代老派動作片的市場有起死回生的跡象。

我對老史超佩服的,他把阿諾和布魯斯威利都比下去了。沒話講,他在幕前幕後都是真正的硬漢。